十一月月初我先高呼一声“万岁”

实习的主要项目竟然顺利结束了,没惹出什么乱子。


连续几天熬通宵还没猝死。


室友决定明年留下半年,所以年末不用搬家,明年年初也不用急着找房子。另外一个室友也收到offer了,明年大概率会回来读研。


兼职做到现在居然还挺顺利的,老板人超好!


现在还有一个pre一个两千字的报告要搞,期待一切善始善终。


2018-11-11

别说你的CP冷,那只是你还不够努力!

 @Zena Ayers  感觉你也差不多了,产粮小能手

包包包子铺!:

周一的早上,


来励志一下吧!!!!



戳我了解全文



CP tag总参与量4607,个人产出3873(截止文章发稿前)


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人撑起了tag的大半边天啊


其心日月可鉴


真乃旷世奇女子也!【抹眼泪



所以说啊,永远不要说你萌的CP冷,只是你还不够努力而已!


——————————


ps,太太本人在评论区出现了,大家可以膜拜去啦,如果侥幸能吃一吃太太的cp,也可以一起努...

2018-10-15

最近的我很奇怪,因为我是刚刚被拉出来的。

原本镜子外的那个我逃跑了,现在每天晚上我们打招呼的时候她都在笑。

我能在我的小空间里哭泣大笑,一走进真实的世界就变得僵硬。因为我来得着实匆忙,忘记把装满情绪的盒子带过来。能量和希望还锁在那里面,我身上揣的只有疲惫悲伤。

所有人都觉得我很奇怪,因为我不是原来的我。所有人都觉得我还好,因为我很像原来的我。

只有我知道,我不是原来的我,原来的我在镜子里面看着我。回家的路已被封上,我摸到的只有镜面,擦去水汽才能看见她。

“你好吗?”她问我。

答案她已经写好,我张开嘴,声音跑出来。

“我很好。”我回她。

2018-09-30

阶段性谈判结果

前两天专业群里有人发了个新闻,说是有个社工带案主出去遛弯的时候被捅了,让大家都小心点。这是一条很普通的新闻,有些细节还没有确定,我也一直清楚社工也并不比医生或者老师安全,所以这条消息没有吓到我。吓到我的是我看到这个消息时的第一反应。


讲真,我看到那条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哎呦卧槽要死了”,而是“社工不可以这么讲话哟”。你怎么能说是带案主出去遛弯呢,这多不平等,分明是你和案主一起出去走走啊!


那个瞬间我清醒地认识到原来一个心智健全的大好青年和圣母心泛滥的二傻子真的只有一线之隔。我大学三年遇到过很多神奇的老师和同学,时常有各种惊为天人的白左言论,三年下来我原来以为自己已经练到百毒不侵...

2018-09-22

「Legal High/羽古」黎明尚远(十五)

血月威胁我说不更新的话年末面基就跟我真人pvp,为了保证我的人身安全,我决定激情更新。

无脑恋爱向,慎入!

————————————

古美门是和“不可能”这个词连在一起的男人。他也确实表示过仅够养家糊口的薪水和无限趋同的工作会使人变蠢,因此常常有人以为他喜欢挑战不可能。这纯属误解,高难度的另一面通常是高回报,他在乎的是高回报,但是躺着挣钱当然是最好的。

森阳电子的委托勉强属于高回报,难度也不算多高,任何一个有点手段的律师都能处理,三木来做的话说不定还会更好一点。古美门反复说服自己羽生当时只是想给他增加收入,这样才能在失眠时掐灭想要把某人咬死的想法。

他陷进了羽生晴树设下的圈套里,但设...

2018-09-17

狄仁杰总觉得没完。
他年轻时见识过全身着火的方术,施术者全身而退,还曾以此招装死逃过抓捕。
他讨厌方术。那实在不是愉快的经历,现在想起来他还是会头疼。但眼下他觉得这也不算太糟,无面侯或者他的党羽无论谁来都行,只要找个人来告诉他眼前都是幻象就好。
可无论他念多少遍心经,眼前所见都是一样的。
那一把火把裴东来烧没了。

2018-08-21

最近饱受不懂粤语之苦,每天脑子里回荡的都是零碎的白话词。今天打开文档写东西,结果刚一下笔古美门对着羽生张口就来了一句“你讲咩啊?”,吓得我关了电脑安心躺尸。

按照我想的剧情,羽生应该答:“先生你都母鸡我有猴钟意你啊!你咩都母鸡啊!”

太可怕了。以上所有文字我都是一边写一边按照我想象的粤语讲法念出来的。

2018-08-18
1 / 8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