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Legal High/羽古」黎明尚远(十二)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谢谢各位小天使的鼓励嗷嗷嗷!拖了这么久还是重度ooc不知道该如何向大家道歉……尴尬的过渡章节之后我一定努力洒狗血!

——————————————

羽生所在的私人医院环境不错,古美门进病房之前先去找了那位姓铃木的医生,在医生办公室二人进行了一场充分体现了语言严谨性的对话。铃木医生分析了羽生的身体状况、家族病史、生活环境和心理健康程度,又给古美门罗列了一系列的数据,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羽生晴树恰巧属于症状不明显的那一类患者,很有可能要到手术台上才能知道结果。

古美门带着满脑子的医学术语来到住院区,算上他在门口拖延的几分钟刚好七点。他敲了两下门,屋里立刻便有了回应。

“我还以为您不会进来了呢。”羽生站在窗前,双手抱在胸前。他剃了个过分规矩的头型,原先向后梳的卷发被剪了个干净,只比寸头稍长一点。他穿着长袖棉质衬衫,笑起来有一种超龄高中生的感觉。

“你……你小子之前果然是靠发型增高了吧!”古美门喉头一滚,将手里拎的袋子放到床边。选择合适的探病礼物并不是古美门的技能之一,但是应该没人讨厌《怪医黑杰克》。“说吧,有什么事。”

“嗯,官司您觉得能赢吗?”

“不要问这种答案已知的问题。”

“也对。那黛还好吗?”

“无知的白痴总是活得比别人幸福。”古美门自顾自从床头柜上摆着的果篮里挑了个苹果,在床边的圆凳上翘起腿开始嚼,话音因咀嚼而有些含糊。“就是以为你担心这种借口旷工,我已经教训过她了。”

“这样啊。”羽生慢吞吞地应了。“兰丸呢?”

“想说什么快点说。”

“我在想LH有两位主要股东现在不在国内,兰丸查起来应该不太好查吧。”羽生顶着古美门的目光走近了些,探身隔着床从床头柜里取出一个档案袋递给他。“这个应该会有用。”

古美门两口啃完苹果抛进垃圾桶,扯了几张纸擦了擦手后才接过文件。“是你自己查的,还是你找了人?”

“都有。”羽生床边坐下,打了个不怎么响的响指。“胜利已成定局,我只是来助您一臂之力。”

“虽然我猜到你们手里的牌不止一张,但没想到是你亲自给我,这可不是Jump男主的作风。”古美门不用拆开都能想到里面会有什么。每个人都有不能被发现的小秘密,宁可损失钱也不愿意泄露出去的那种,显然LH能说得上话的股东也有把柄。

“其实当年没少用过。”青年笑得有点不自然,下意识地交叉双臂抱在胸前。

“下次有这种东西就早点给我,病人就退出牌局好好睡觉,在旁观战这种事免了吧。”古美门转头在果篮里几个苹果香蕉里挑拣着,挑了好一阵也没挑出什么。“你的情况家里人都知道了吗?”

话题突然岔到一个毫不相干的方向上,羽生反应了三秒才接上话:“身体状况只有我父母和祖父以及言子知道,我母亲处理完手里的事情过两天就会回国。至于我,我其他方面的情况他们应该都不知道。”

“直说没出柜就是了。”古美门终于挑了一个他看得上的苹果,上下抛了两下之后就握在手里。“随便你,我无所谓,现在这种时候少点麻烦也好。”

“当过律师就该有基本的觉悟吧。如果有谁因为你是同性恋指责你,起诉他,搞一笔赔偿金。如果有谁因为你和我在一起指责你,那我和你一起起诉,搞一大笔赔偿金。”

“研介……”

“喂喂我没同意你这么叫我吧!”古美门把苹果抛过去,对方准确地接住了,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我先走了,闲着没事的话把你自己的体检报告翻译成正常人能理解的日语给我,那个铃木太让人火大了。”

青年哑然失笑,在他开门前问道:“那您之后还来吗?我手里现在对案情有用的材料已经都给您了。”

古美门背对着他,能感受到对方正紧紧盯着自己。这家伙的目光是有温度的,他早就领教过。正如之前数次一样,他险些投降,靠着零星理智负隅顽抗:“我只给你带了《Black Jack》前五卷,还有十七卷。”扔下这句似是而非的回答后他勉强挥了挥手,带着那个宝贵的档案袋走出病房,然后越走越快,逃一般离开了现场。

羽生侧耳听着,直到那一阵忙乱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深处。他的病房再度静下来,他又身处那难以忍受的白噪音当中,陷入一种令人不安的虚无感。“我也希望我能看到结局。”他自言自语道,弯腰去拿古美门带来的袋子,试图做些什么来缓解焦虑。

那袋子轻得惊人,他打开之后先是愣了片刻,随后无声地笑了起来。他曾以为怎样旅行都得不到的珍宝此刻正在他手中,以至于他不得不弓着背将脸埋在手里以藏住抑制不住的笑容。恐怕没人能猜得出来他到底在笑什么,这正是他所希望的,他渴望独占一切与那个男人有关的事。

他手中那个敞开的袋子里面只有一个电子阅读器。

评论 ( 21 )
热度 ( 51 )
  1. 友人A工藤肖邦 转载了此文字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