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Legal High/羽古」黎明尚远(十三)

我回来啦!谢谢小伙伴们一直不离不弃qwq!月初开学以后一直好忙,希望能顺利活到下一次放假……

文中加粗部分为短信内容。

--------------------------------------------------

加贺兰丸出了趟长差回来,世界还是原来的世界。服部叔做的饭还是好吃、吃完寿喜锅再吃冰淇淋一样会牙疼,后院里迷路的瓢虫依旧是一头撞到玻璃上。

可有些事情不一样了。比如说羽生君住进了医院、真知子开始狂啃医学著作,又比如说古美门先生在工作间隙开始重看《怪医黑杰克》。

案子进展十分顺利,兰丸拿到了内部消息之后他们面见了LH的几个顽固股东,又和北海道工厂的负责人坂本涼聊了几句。这个案子打从一开始就没什么难度,只是人情上的缠斗。

现在兰丸正坐在长桌旁舔着冰淇淋,服部撤了碗筷在厨房洗碗,黛刚吃完饭就奔赴森阳电子总部,而古美门则坐在办公桌后翻着厚厚一本材料。

他看上去像是在生气,但又带着一种期望。兰丸漫不经心地想着,舌头一卷吃掉了最后一口冰淇淋,开始咬起了甜筒脆皮。他不是很懂古美门先生到底在想什么,但他隐约觉得大概有一件事情他感同身受。每次他吃冰时牙都会隐隐作痛,但是当草莓的酸甜气息顺着喉咙一直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毛孔的时候,直到碗见底都停不下来。有些事是会上瘾了,既是甜蜜又是折磨。

在这窸窣声中,古美门有一搭没一搭地敲打着台面,不自觉地磨起了牙。

“先生?”兰丸抹掉了嘴角的碎屑,含糊道:“羽生君也有苦衷的,再说了反正就是一个官司而已,您也拿到钱了,就别生他气了。”

“不关那事。”古美门合上材料拿起杯子猛灌了一口水,语气出人意料得平静。“你查到的东西谁也别告诉,尤其是罗圈腿。”

“这个您放心。”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先生您还有事吗?”

“暂时没有,我下午要去找原告聊一聊。”古美门将资料锁进了抽屉,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

“您要去看羽生君吗?我跟您一起吧!正好我下午也没什么事干,离吃晚饭还有好久。”

“不行。”古美门拒绝得十分干脆。“我俩有事要单独聊聊。”

是的,单独聊聊。

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一阵了,两人没有联系过对方,反倒是黛和森阳成了挚友,每晚上叽叽喳喳地播报羽生的实时消息。

他没有理会兰丸的嘟哝,大喊了一声“服部我要出去一下”便出门了,被无视的年轻人不甘心地潜入了厨房,在那里他总能找到乐子的。

古美门想起了今天凌晨与森阳言子的对话。

晴树的情况非常严重。

有多严重

晴树的母亲都来不及等负责交接的人过去,就直接飞回来了。

是肺癌。她紧接着又发了一条消息。只有这三个字,甚至连“疑似”、“可能”这类词都不愿意带。

他回信息的时候手还很稳:确定吗

对方原封不动地将这句话退还给他,以陈述句的语气。

哦。他只有这一个想法,心平气和地写下几句安慰,又悉数删掉。

我明天过去看看他。他最后发过去一句,消息迅速显示已读。

他母亲明天下午五点到,您小心些。

他没有回复,关上灯定好闹钟给手机充上电,然后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这张床躺得下两个人吗?他在黑暗中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床头柜上手表秒针咔嚓咔嚓地走,走得比平时还要快。

他突然一阵心悸,像是胸腔内被挖去了一块,空虚是他恐慌。鬼神之说他向来不屑,然而此时此刻他却开始祈祷,向高高在上的未知力量恳求恩慈。时间能倒转吗?倒回过去,倒回到几个月前,倒回到羽生晴树带着森阳言子走进来第一声咳嗽的时候,他那时就该提醒他去看医生。

或者继续向前,倒回到他们上次告别之前。他可以叫住他,多提醒一句“定期体检小心别死了”也好。

也许那也太晚,请向前吧,越过他们针锋相对的日子,将那些不甚美好的回忆清零,直到退回到那个夏日的傍晚。从那天起他便不对了,未来早在那个暑气熏蒸的沉闷傍晚就注定了。

他喜欢羽生晴树,这种感情中带着些居高临下的优越感,混杂着无奈与恼怒。他的世界是以法庭为中心的方寸之地,在这里他战无不胜,一切都可以从容应对。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小世界里的人已经越来越多,羽生晴树是其中最棘手的那个。什么阿拉伯王子啊,完全就是阿拉伯人的骆驼,彬彬有礼地探头进来,然后自顾自地挤进了他的帐篷。

咔嚓咔嚓。越走越快的秒针回应着他。他觉得自己的床肯定能躺得下两个人,因为这里那么空,空得他害怕。

当他站在医院门口仰头看着那栋雄伟的建筑物时,昨夜那种心悸感再度涌来。他想起了兰丸带给他的消息,深吸一口气,大步走了进去。


-----------------------------

文中提到的“夏日的晚上”是之前写过的里提到的。

阿拉伯人的骆驼貌似是个寓言故事,大家有兴趣可以搜一下23333333


评论 ( 15 )
热度 ( 20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