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求婚这件小事

小伙伴赞助的求婚梗。本意是想搞成甜到腻人的糖,奈何最近很丧,笔力又差,于是就有了这篇很怪的东西……

谢谢小伙伴们不离不弃陪我聊天😂有人聊天真的超好!谢谢嗷!当面不太好意思表白,总之就是爱你们啊😂

--------------------------------------------------

早在街头巷尾挂起鲤鱼旗之前,黛真知子便觉得羽生晴树要求婚了。


“那天我跟羽生君一起去拜访委托人,我发现他在手机上查英国的酒店!”事后她捂着心口对加贺说道。“你想想看到底得是多重要的事,能让羽生君冒着生命危险把古美门先生带到苏格兰去啊?还是豪华双人间!”


加贺听到这个消息特意多吃了两个草莓大福庆祝,但他本人对此事持怀疑态度。事实证明他是对的,那只是一次很普通的假期旅行,而且古美门居然玩得很开心。


虽说那两位正式确立关系在一起才不到两年,但这两年间人生的大起大落他俩都差不多见过了,以至于日常相处都带着种奇妙的默契感。古美门先生向来不在乎仪式,羽生君这两年也一心往“实干派”发展,求婚这种可有可无的行为可以直接省略了吧?加贺如此想着,直到几个月后的烟火大会,他本人差点炸成了天空中的最绚烂的烟花。


“羽生君要求婚了!”他这般尖叫着跑回古美门律师事务所,趁着羽生和古美门不在,绘声绘色地将刚刚的见闻讲给了黛。


“今天下午!就是今天下午!羽生君约古美门先生看烟火之前,他一个人去首饰店了啊!我在街上遇到他跟他打招呼他都没听见。”


那一晚上古美门和羽生彻夜未归,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以至于第二天下午这一对恋人回来的时候看到兴高采烈的加贺和黛很是诧异。


“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吗?”羽生笑着问,一边把手中的玫瑰花插进玄关处的花瓶里。买花大概是羽生的爱好,每次他花钱买好以后一路他负责拿着、回家他负责插 ,古美门只在没事的时候看两眼,这两年间就没见这花瓶空过。


“放假放傻了吧,别凑在这里开蠢货博览会……”古美门的声音一路飘远,黛和兰丸锲而不舍地跟着他,再三确认他的手上没有任何饰物。


几天后黛在生日宴会上收到了羽生送的胸针。那枚胸针精致到无可挑剔,可羽生觉得黛好像隐隐有点失望,大概是他的错觉吧。



虽然两次都是误会,但追寻八卦的道路上从不缺少敢于前行的人们。黛和加贺很快从前两次的打击中过来,带着对仪式的莫名执着,自发组成了一个小团体。每一个节日、纪念日都是他们重点关注的目标,案件胜利后的庆祝活动也不敢掉以轻心,然而每一次都只不过是那两位当事人普通的约会而已。


就这样秋天在吵闹中结束,而冬天这个充满浪漫气息的季节刚一开始,一场流感便席卷了大半个东京,干掉了古美门,并在古美门刚刚痊愈时又成功地打倒了羽生。这个故事证明流感是会通过唾液交换的活动传播的,哪怕你是个平日里勤于锻炼身体健康的年轻人,哪怕你的伴侣感冒快好了,你们最好也不要随便作死。


羽生的流感其实不算严重,但他前两年那场病让古美门在这方面过分紧张,硬是逼着人进医院呆两天观察一下。圣诞节这两天事务所没活干,黛的家人也出去旅行了,她便干脆来和加贺作伴。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对着羽生住院前新买的花频频叹气,思索着那两个家伙到底为什么就不能把关系更进一步。大概是他俩的神情太不对劲,服部都忍不住来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把整个故事说了一遍,高潮迭起妙语连珠。服部认真听完了全程,没有两人想象中的惊讶,倒是带了几分笑意。“我想,仪式的话,他们两位可能已经进行过了。”


加贺一口可乐没咽下直接喷了出来,黛则举手发问:“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吧?戒指项链情侣衫,什么都没有!”


“我之前为古美门先生整理衣服的时候,注意到他的徽章换成了纯金的。”服部比划了一下,顺手递给加贺一张纸。“可先生并没有提过他近期徽章有变,于是我出于好奇看了一眼,结果发现背面的编号并不是先生的。”


“啊啊啊难不成……?”说到此处黛已经明白过来了,服部含笑点了点头,接着道:“那是羽生先生的徽章,我想羽生先生现在戴着的应该是古美门先生的。时间的话,大概是两年前……”他没再继续说下去,两个年轻人已经按捺不住惊叫,连他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今天的晚餐一定很热闹,但在那两位从医院回来之前得先去把烤鸡翻个面,服部这般想着,起身往厨房走。路过窗前时他特意看了一眼,窗外雪还在下个不停,明年肯定也是很好的一年。

 

 

 

 

 

 

 

 

 

 

 

 

 

 

 

 

羽生不知道为什么,他人生中的重要时刻总是发生在病房。但是当他收拾好东西衣着整齐地站在这里、在古美门最后一遍低着头看他的检查结果时,他已经觉得这个问题并不重要了。


也许他身体的某一部分确实发生了恶性病变,导致他现在心跳过快理智全无部分语言功能丧失,对古美门的投来的目光全无反应。


“还是不舒服吗?”古美门的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可能是见他没有回应又凑近了些。


很好,他们现在面对面站着,护士随时会进来提醒他们快走,此情此景与“浪漫”二字相差甚远,他甚至连自己想说什么都没想全。


他只是自然而然地握住了古美门的手,然后掏出了口袋里的盒子。古美门或许想说什么,因为他张开了嘴,但是最后什么也没说。他能感觉到对方的手在抖,可能是因为他太用力,但他此刻无比渴求对方的体温。

“研介?”他低下头,对上古美门的眼神,然后单手打开了那个小盒。他们早已交换过重要的东西,将自己的徽章连同未来几十年的漫长人生托付给彼此了,眼前这只是一个步骤而已。从对方的眼中他看不到恐慌,也未见太多激动,只有他自己的倒影。


于是他把那个铂金的圆环套到对方手上,在有所表示之前,古美门先吻了他。


今天依旧是很平常的一天。

 

 

 

 

 

 

 

 

 

 

 

 

 

 

 

 

 

 

“所以你之前一直在准备求婚?”

 

“是啊。年初本来就想在英国向您求婚的,结果徒步的时候不小心把戒指掉到湖里了。后来打算在烟火大会的时候求婚的,那天戒指我都准备好了,没想到现场那么吵说话都听不清……之后每一次时机合适的时候真知子和兰丸都在边上看着,就一直耽误到现在。”

 

“……”

 

“先生您不会生气了吧?”

 

“待会回去,关于今天你一个字都别说,憋死他们。”                


评论 ( 14 )
热度 ( 52 )
  1. 吐槽喵工藤肖邦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