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al High/羽古」黎明尚远(十五)

血月威胁我说不更新的话年末面基就跟我真人pvp,为了保证我的人身安全,我决定激情更新。

无脑恋爱向,慎入!

————————————

古美门是和“不可能”这个词连在一起的男人。他也确实表示过仅够养家糊口的薪水和无限趋同的工作会使人变蠢,因此常常有人以为他喜欢挑战不可能。这纯属误解,高难度的另一面通常是高回报,他在乎的是高回报,但是躺着挣钱当然是最好的。

森阳电子的委托勉强属于高回报,难度也不算多高,任何一个有点手段的律师都能处理,三木来做的话说不定还会更好一点。古美门反复说服自己羽生当时只是想给他增加收入,这样才能在失眠时掐灭想要把某人咬死的想法。

他陷进了羽生晴树设下的圈套里,但设下陷阱的人早就在坑底等死了,见到他也落下来的时候甚至比他本人还要惊讶。这种时候再埋怨是对方魅力太盛的话就等于承认自己的无能,再者古美门也没有办法真的放任自己迁怒于对方。他没办法对躺在病床上的白痴真正生气,前有罗圈腿后有悠闲国,死亡永远能拨动他的神经。

他在感情方面并不敏感,起码对于爱情是如此。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信了羽生晴树的邪,把这只散发荷尔蒙的猴子放进自己的领地。他甚至都不确定这究竟是爱情还是一时病发的圣父心,但那天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他一边跳脚一边想清楚了一件事:他确实是对这个白痴有所期待。

他恨那家伙的自以为是,蠢得以为自己能拯救世界,最后搞得一团糟;也烦他的优柔寡断,活得像个乞丐一样,扮演一个完美的角色就为了讨得那么一点爱。那甚至都不能叫爱,他很小的时候就看清了这点并毅然断绝了父子关系,但羽生就跟个傻子似的怎么都点不醒。

可那又能怎样?冷嘲热讽之后他还是为那个白痴担心。医院方面他作为羽生亲自设定的紧急联系人没有接到任何通知,那看来那家伙在出柜之后起码没有生命危险。森阳电子也没有人找他麻烦,反倒是森阳言子发邮件问他情况如何,语气毫不客气,全无初见时的温柔。

“给他点时间。”他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森阳言子再开口的时候带了鼻音。

“他时间不像我们想的那么多。”撂下一句话之后她挂断了,下一秒古美门收到了一封邮件,里面是羽生夫人这两日的日程表。

“她上午要来总部,刚刚确认过已经在车上了。”第二封邮件紧跟而上。

羽生晴树身边有一群傻子,这大概就是傻子互相吸引定律。古美门想大笑,但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抱着服部塞给他的袋子上了出租车。后视镜里兰丸和黛还在冲他挥手,他甚至都不记得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在登记簿上签下自己的大名,占了两行格子。表上他看见了许多熟人,其中大半的人估计都是他没什么出息的情敌,以过去式或者现代进行式明恋或者暗恋羽生。他写下了当前的时间,有那么一秒想在“离开时间”那里打个叉写上“永远不走”,但并没有真的付诸行动。

病房里空荡荡的,那个女人走的时候可能带走了一半的空气,羽生每次呼吸的时候都很用力,好像这个动作很费劲一样。古美门闯进来的时候他还在睡,不知是药力作用还是昨天下午耗费了太多精力,反正睡得很熟。

古美门在他床边坐下。他的心脏在以惊人的速率狂跳,支撑着他一路冲过来,还有余力让他做些傻事。

“我居然一直期待你能聪明点,真是蠢死了。”他轻声道,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在骂谁。“是我错了,骨子里的蠢是改不过来的,政府不收白痴税真是太可惜了,你一个人贡献的税收就能振兴东京经济。”

“但是。”他卡了一下,对着床上没有意识的人接着说:“看在你交了学费的份上我可以勉为其难地教你,你当学生还算凑合,夹起尾巴跟着我好好学吧。”

其实在羽生晴树亲口承认喜欢他时,他第一反应就是既然喜欢当初为什么不留下来,这个想法一出来他就知道自己栽了。对真知子他就很明白,该放手让她去经历时他不会犹豫的,他比谁都清楚语言很多时候比不上亲身尝试一次来的有效。他早就猜到羽生会输得一败涂地,他以为自己期待看到对方丧气的样子,这就是轻视强者的后果。可如今他不知道该骂他无药可救还是该夸他坚持理想,有些事本来就是一体两面,就像他厌恶羽生晴树但又喜欢他一样。

如果你愿意留下来就没这么多事了啊。他只是想说这句话而已,他希望羽生晴树能够低下头说“对不起,我错了,大错特错,都怪我没听您的话”,或者简单点——

“研介?”

羽生好像还在梦里,是美梦还是噩梦,他也在他的梦中吗,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他忽然想放声痛哭,完蛋了,真的爱上这个混蛋了,一旦出事的话精神损失费一定是超越天价的那种爱。

“先生?”

“还能是谁啊白痴?”他回答道,戳了一下羽生的脑门。“开庭前再来看一眼你有没有死。”

“我有在好好呼吸啊。”羽生笑着回答,似乎还没完全清醒。

这好像一场白痴情侣在午睡后的无脑对话,无论是“白痴情侣”还是“无脑对话”都是古美门讨厌的关键词,比这更绝望的是他居然主动开场的。“进行这种无聊的对话真是恶心,你要赔我钱。”

他的手垂在床边,羽生碰了他一下,见他没有反应后搭住了他。“以工时抵钱可以吗?”他说话时带着轻微的尾音。

“真恶心。”古美门评价道,握住了他的手,没有掩饰嫌弃之意。“行吧。”


评论 ( 15 )
热度 ( 25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