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段性谈判结果

前两天专业群里有人发了个新闻,说是有个社工带案主出去遛弯的时候被捅了,让大家都小心点。这是一条很普通的新闻,有些细节还没有确定,我也一直清楚社工也并不比医生或者老师安全,所以这条消息没有吓到我。吓到我的是我看到这个消息时的第一反应。


讲真,我看到那条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哎呦卧槽要死了”,而是“社工不可以这么讲话哟”。你怎么能说是带案主出去遛弯呢,这多不平等,分明是你和案主一起出去走走啊!


那个瞬间我清醒地认识到原来一个心智健全的大好青年和圣母心泛滥的二傻子真的只有一线之隔。我大学三年遇到过很多神奇的老师和同学,时常有各种惊为天人的白左言论,三年下来我原来以为自己已经练到百毒不侵能和圣母谈笑风生,万万没想到自己差点给搭进去了。


学校可能担心我们这群未来的人权卫士自视过高变成新自由主义市场的走狗,在过去三年里特别喜欢实行打击教育。其中有些是有效的,但有些真的折磨人。我每次都诚惶诚恐地反省我是否有特权而不自知、说出什么“何不食肉糜”的蠢话。阿兹海默症意味着认知能力衰退不能说,也不能说人们在“忍受”精神问题因为这意味着把精神问题看成不幸的疾病,不能说残疾人和健全者不一样,也不可以说我们都一样……我身边的人都受这些枷锁限制着,在实习之前焦虑得不行。很多人转专业或者休学,其中有我的朋友,我自己也一度考虑过放弃。最后没放弃主要还是因为贫穷,转专业要重新修很多课,太他喵贵了。


实习之后反倒像是换了一个世界,好像在一瞬间,所有人都在告诉我们要知道自己对很多事无能为力,要接受我们的“失败”因为很多时候这是必然的,要学会照顾自己要学会拒绝多余的请求……那天跟老师聊起来说遇到不喜欢我的案主该怎么办,老师很自然地说那就把这个案主交甩别的同事啊。可能因为我之前有点崩溃的迹象,她又再三说我们不是神奇女侠也没有魔法棒,我们是收钱来工作的,不是来受虐待的。


这是我上大学以来听过最好听的大实话。如果有人早点告诉我们这些道理可能会好一些。社工前三年的学习对我这种低自尊的人来说真的是一场灾难,我时刻处于自我怀疑的状态,为一个两个小错误焦虑。最要命的是我获得的信息好像是互相矛盾,所以永远没办法停止思考,哪怕我知道我的大脑已经把我带到了很危险的境地。


当然以上种种跟我的性格缺陷有很大关系,身边很多朋友也没见到有这些麻烦。这种教育对自信心爆棚的人可能很好,但我没什么信心,而且平时活得很纠结。我真的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在跟自己扯皮,幸好我有很多朋友,没有这些善意的话我可能还要花更长时间才能结束这场阶段性谈判。


实习第六个周刚刚结束,在谈判之后我决定原谅我自己,包括实习中的失误和过去三年的种种无理取闹与矫情。其实这几年真的没有经历很多,只是卡住了而已,最近才脱身。


反正这一阶段和我自己谈判的结果还行,我暂时放下那些事儿停止每天24小时循环播放《人生错误集锦》,上学上班打工该继续的还要继续。主要论据是我既然这么热爱作死但是还没被人打死,那就说明应该混得还好……?


总之今天也在成为一名优秀社工和做个人的道路上继续前进。


评论 ( 8 )
热度 ( 3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