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我很奇怪,因为我是刚刚被拉出来的。

原本镜子外的那个我逃跑了,现在每天晚上我们打招呼的时候她都在笑。

我能在我的小空间里哭泣大笑,一走进真实的世界就变得僵硬。因为我来得着实匆忙,忘记把装满情绪的盒子带过来。能量和希望还锁在那里面,我身上揣的只有疲惫悲伤。

所有人都觉得我很奇怪,因为我不是原来的我。所有人都觉得我还好,因为我很像原来的我。

只有我知道,我不是原来的我,原来的我在镜子里面看着我。回家的路已被封上,我摸到的只有镜面,擦去水汽才能看见她。

“你好吗?”她问我。

答案她已经写好,我张开嘴,声音跑出来。

“我很好。”我回她。

评论
热度 ( 4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