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伞(物拟人,张训与伞妖的故事,部分训裴)

我在城市的角落,开了一家专门卖伞的店,店里有各式各样的伞。无论是我,还是我的店,都是这城市中最不引人注目的存在。 人们每天从我的店前经过,只是恐怕没有人知道,我这店已见证了数个王朝的兴衰。而我,这个普通到不起眼的店主,其实是是一个妖。 我的顾客多为妖类,他们化作人形隐于人间,可又不甘用那人类的凡物。当然,偶尔也有来到店中的人类,选走一把伞,开始一个故事。 


七岁 

你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木门,费力地推开,门上的铜铃随着你的动作“叮铃”“叮铃”地摇起来,屋内暖黄色的光线让人很安心。入目是一排排对你而言还很高大的货架,以及一个小小的柜台,柜台后坐着的青年男子随着你的到来站起身来。

 “哦呀,是位小客人呢,请问您要些什么?”你那时还分辨不出人的年纪,只是对他温和的语气和客气的称谓感到好奇和莫名的亲切。

 “我……我只是来随意看看……外,外面下雨了。”你颇为吃力的解释着,脸涨得通红,与人交际从来不是你的长项。

 “看来您没带伞。”男子笑了。“正巧,我们店里是卖伞的。”是的,满屋子全是伞,远比你在百货超市看到的要多。“选一把吧。” 

“可是我没多少钱。”你更窘了,左手伸进兜里摸索着,不知道自己带的够不够。男子走出柜台从一排货架上抽出一把小伞,上面印着最近流行的卡通人物,恰巧是你最喜欢的那个。“十块钱,您有吗?”男子笑着,眼眯得像只狐狸,而你则睁大了眼,因为你手中正好捏着一张被揉成一团十元纸币。 你打着伞很开心的走了,走时不忘向老板道谢。只是你走得太快,以至于没留意到男子眼底的一丝落寞。


 十三岁 

再次踏进店中时,你已经长大了不少,五年不长却让你成熟了许多。这一次下雨你没忘记带伞,但你还是进了这家店。

 “好久不见。”老板见你来,很自然地打了个招呼,你手上的那把遮阳伞让他皱了皱眉。“要伞吗?”

 “呃,是的。”你愣了愣,没想到竟然还会有人记得自己。“我需要一把,大一点的,嗯,朴素一点的,能遮太阳的那种。”老板思考了几秒,给你指了指靠门的那排货架。“那块都是,不过第三排右属第二个我觉得最合适你。” 你照他说的去找,那是把折叠伞,深蓝色的伞面金黄色的边,让人联想到夜空。

“好棒!”你不由惊叹了一声,真巧,又是你喜欢的。老板报出了一个很合适的价格,在你能承受的范围之内。 

“他也应该会喜欢吧?”正当你打开钱包付钱时,老板忽然低声问了一句,声音很轻。“谁?”你以为自己听错了,果然老板微笑着将零钱递给你:“没什么。”

 “如果遇不到就好了。”你走后,老板自言自语道,这次他没笑。 


十七岁 

这次你来的时候,几乎已经是大人的模样了,连老板都不禁感叹了一句“时间过得真快”。 你选了一把纯黑色的长伞,付了钱却不急着走。 “您一直在这里做生意吗?”你倚着柜台问,老板则给你倒了一杯茶。 “是啊。”上好的普洱,老板喝了一口满足地眯起了眼,而你一饮而尽只当水喝。 “冒昧的说一句,不知道为何,总觉得您很亲切呢。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这么觉得,那时我才七岁。”是的,尽管这才是你们第三次见,可你却觉得他仿佛是你一个老友一般。“感觉您都……没怎么变呢。” 

“承蒙夸奖,店内光线昏暗而已,其实还是有变化的。”老板轻声笑了,完全当你是在夸他年轻。“看来平日里的保养还是没白做。”

 “嗯,事实上,我马上要去外地上学了。”你笑了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你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一个陌生人说这些。

 “这样啊,那祝您一路顺风。”老板只是微笑着说了一句,也是,你不过是他的一个顾客而已,而且还不是常客。

“对了,请问您认识一个叫裴东来的人吗?” “不认识。”你摇了摇头。“怎么,您认识吗?” 店内突然来了客人,老板连忙上前招呼,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客套几句,你离开了,出门时你才发现你已经快要长过那扇曾经对你而言沉重的门。 


二十七岁 

你再一次推开门,门上的铜铃叮叮当当地响,店里没有客人,老板在趴在柜台上打瞌睡,被你推门的声音惊起来后疲惫地对你笑了笑。“怎么样,最近还好吗?” 问题有些多余,因为你明显不好。左手吊着绷带,走路还有些不稳尽管你已经休养了两个多月,眼下的乌青是许久没有睡好的证明。

 “还行。”你苦笑了一下,留意到老板柜台上放着的一卷报纸,第一版最大的一张是一个身着警服的白发青年。 三个月前,你们击破了一个贩毒集团,但不少人永远回不来了,包括那个青年。你是他的下属,仰慕他、敬佩他、喜欢他。本来你也该死的,但那一颗子弹在关键时刻偏了,只是击伤了你的手臂。

 “这次您要什么伞?”老板问,他与你一样憔悴了许多,可依旧不见老去,岁月仿佛在他身上住了步。 “随意吧。”你说道,老板不再言语去货架上翻找。

“记得我上一次来的时候,您似乎问过我,有没有见过一个叫裴东来的人。” 

“有吗?”老板的声音从货架后传出。 

“有的,您认识他么?我是说……”你顿了顿才继续说。“您,您似乎……您应该知道的,他是我同事,前一阵刚刚……”

 “是的,报纸上写着,我读到了。”老板还没有找到,去了内间。“您可能记错了吧,我并不认识他。” 

你愣在那里,直到老板从内间出来,将一把油纸伞递给你。 “不必给钱了,我送您的。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伞,反正……这把伞估计您也不会打,就当个摆设好了。” 你接过伞,道了声谢,离开了。 如之前一样,你没看见老板回到柜台后,泣不成声。


 我是一个妖,伞妖,来自盛唐的伞妖。你是人,神探,名震一方的神探。我从你初入大理寺起便一直伴你,一直到你去世为止,几十年的时间沾染了灵气幻化成妖,修炼至今。我是你的一个念想,是你与那个白发男子的全部联系。

你投胎转世,我随你而行,生生世世,看见你与那个男子永远逃不脱的宿命。 

我的店永远开在你身边,而每一世你都注定踏进店中,选几把伞,给那个白发男子遮蔽阳光。每一世,你们都会相遇;每一世,你都会恋上他;每一世,他都会死在你前面。而我,每一世都会将仿照我自己模样造的纸伞给你,目睹你们一次次重复。

我曾试过改变,最终却都是失败,我不过是个妖,逆天而为注定无果。我所能做的,也不过是护你一时周全罢了。 这一世还长,你或许会有妻小或许不会,但你到死都忘不掉那个人,你也会成为神探,像以前一样,你会再踏进我的店门,选一把伞。待你白发苍苍时,也许就能参透我的身份了,而我将站在柜台后,送你最后一程,接着寻找你下一世的轮回守着你长大、老去、死亡,周而复始。 就像之前一千多年一样。

评论 ( 2 )
热度 ( 3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