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再会(训裴)

 客人,您是打尖还是住店?随便来壶茶?小二,上壶茉莉花给这位客官。
生意?托您的福,红火着呢。治安?客人您怕是有所不知,那边就是大理寺,那真是一等一的太平啊。
还未问客人您从哪来的呢。江南?江南可是好地方呢。不知客人您对长安的风土人情是否有所了解呢,本地望月阁的点心……哦,您原来是长安本地的啊,此次可是回来探亲访友的?您在江南待了五年了?那可是够久的。
大理寺?没想到客人您对大理寺感兴趣啊,您算是问对人了,小的在这里待了好几年,各种市井消息无所不知。要说起大理寺,寺卿裴大人那真是……什么?寺卿是狄大人?您说的可是狄仁杰狄大人?狄大人三年前便调去蓬莱了,您久居江南怕是不知道吧。
裴大人?对,原来是少卿,狄大人走之后就升任寺卿了。客人您应该有所听闻吧,裴大人虽身患隐疾,但身手那可真是远胜于常人啊,真乃少年英才。
唉,裴大人与外人看来许觉得他脾气暴躁不近人情,要我说啊,裴大人其实心眼好着呢。怎么讲?客人您别笑,别看小的我只是个小店的掌柜的,但有些东西自在人心啊。几年前西街孔子庙,就是那些不法之徒的窝,那里有人闹事,好像还牵扯进朝中某位大官,大理寺出动去围剿,裴大人一马当先就冲进去了,那天小的也有幸一睹裴大人的风采……再比如说,上次清剿叛党……还有那一次……对对,不得不说裴大人还是少卿的时候那通天浮屠一案,裴大人身受重伤……总之裴大人绝对是极好的人。
嘿,您瞧瞧,小的这嘴上也没个把门的,客人您的茶都凉了。小二,去重新给客人上壶茉莉花。
其实小的本来话也不多,主要是看到您拿的这把伞,一下子就想到了裴大人。裴大人天生畏光,那也是天天举着把伞,与您这伞一模一样!小的平日里在这街上做生意,也没少受大理寺照顾,自是极为敬仰裴大人的。说来也惭愧,小的还有一个妹子,小的还真动过将妹子嫁与裴大人的念头。不过也就只是想一想了,我那妹子怎配得上裴大人。
怎么?您还想再听听裴大人的事?行啊,您想听什么,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寺……寺卿……寺卿夫人?哎呦喂,客人您可真是会说笑,裴大人还未娶亲呢!圣上赐婚?客人您怎么会知道的?哦,敢情这样啊,原来是在这事之后您才去往江南的啊,那可真是巧,不过您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不瞒您说,当初,也就是五年前左右,街头巷尾也确实是流传着说圣上要赐予裴大人一貌美如花的女子做妻子,不过裴大人推说工作繁忙不愿被儿女情长所牵绊,圣上听闻也未怪罪,此事便不了了之了。不过我料想裴大人定是已经有了心上人了,才不愿娶那女子的。
嗨,还未问客人您尊姓大名,今日遇到也算是缘分吧。张训?哦,小的夏衣,夏日的“夏“,衣衫的“衣”。哟,您瞧,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刚说着裴大人裴大人这不就来了吗。裴大人,快请坐,要点什么?诶,二位这是,裴大人您怎么……
得,既然二位认识,那这样吧您二位楼上聊吧。小二,楼上收拾个雅间,给裴大人和这位张兄弟叙旧。二位要点什么?还是来壶雨前龙井吗?女……女儿红?裴大人您……哦,没,没什么,小二再拿坛女儿红来,算我请了。哎,招待完裴大人以后别急着走,帮我在下面盯着,我干啥?今个儿看戏去哟。

评论
热度 ( 5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