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狄仁杰喜欢在初见一个人的时候逗逗对方。他认为有时候留下好的第一印象,倒不如让那人慢慢领悟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来得好。
他知道裴东来一开始认为自己是个废柴,后来认为自己是个不务正业的异类,然后不情不愿地承认他确实有那么点才能,最后认同他。
而他何尝不是如此?一开始觉得对方少年心性带着逗弄地心态与他相处,将他暗暗与尉迟相较,后来却渐渐迷上了他。
他不喜欢直接表明自己的心意,一切的一切都含在那一声“东来”里了。
那头雪豹,最终还是被他这只老狐狸圈住了。他搂着那人的时候这么想着,不由笑出了声。
后来无数个黑夜里,他独自一人缩在鬼市,又笑了。笑自己当时的愚蠢,他哪里留的住神兽,反倒是自己陷进去了再也出不来。
也许初遇时那燃着了的小雀就已暗示结局了,许多年后狄仁杰做了一个梦,梦里白发男子渐行渐远,他伸手想留住他,但那一声“东来”却怎么也喊不出。

评论 ( 7 )
热度 ( 21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