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两位大人,请在一起!(狄裴现代背景欢乐向)

这件事开始自某日现警局局长薛勇携下属去拜访前警局局长尉迟真金时一句无心之言。

那是临走时,在报告完警局发生的公事之后(当然俩人也没啥私事),正待辞别之前,薛勇谈起了尉迟的学生警局刑警队副队长裴东来——“裴东来这小子吧啥都好就是态度有点问题,太争强好胜了,那天出差就为了谁睡靠窗的床都能跟狄仁杰打起来。”

薛局长这话说的毫无问题,裴副队一天到晚都耷拉着脸一副“你可不要违法乱纪不然我打死你”的表情,自从唯一能享受其特殊对待的尉迟局长升职调走以后,全局上下再没有一人能真正意义上镇得住他了。就连现局长薛勇,这个长相凶恶的死胖子,呃我是说德高望重的老警察,都常常被开启了“你在胡扯什么”嫌弃模式的裴东来弄得下不来台。局长尚且如此,诸位尽可知作为裴东来的直属上司,也是平日里与他合作最多的搭档,刑警队队长狄仁杰过得是什么日子了。两人相处时裴警官简直全程戒备毫不松懈寻找一切能找茬的机会找点事,用裴东来下属张训的话说,就是“副队他一直鼓着包子脸傲娇实在是太可爱了”。说句题外话,在当今时代,警员们的思想教育也得加强啊,尤其是对张训这样没事儿就上dilidili的警员,药不能停啊!或者说正是由于警局大部分警员都像张训这样活跃于“千度贴吧”啊“旧浪微博”啊“悲乎”啊等等奇怪的网站,所以裴副队和狄队长之间的关系才被传的越来越奇怪了吧。

说回正题,薛局长一句无心之言,让同去汇报工作的下属听见了。下属暗暗记下了这句话,回去跟同事说了,当天“裴副队为争床怒打狄队长”的消息就小范围传开了。

在繁忙的工作中,只需几分钟就能放松心情满足好奇心还能促进同事情谊的八卦一直是深受警员们喜爱娱乐活动,管理官博的同志甚至还公然建立了“他们俩的二三事”一号专扒裴东来和狄仁杰的事儿,粉丝众多,其中局内人员亦不在少数。薛局长说完那话的当天,“他们俩的二三事”就收到了匿名投稿,内容如下:主页君您好,我是大理寺的一名小角色,今日听同僚提到一事,我觉得十分困扰想与您聊聊。同僚是薛大人的手下,那日他随薛大人拜访那位大人时,薛大人偶然提及,说是霈、翟二位大人前几日一起出差时为争床而起了争执,那位大人也不说什么只是笑了笑。作为大理寺一员,上司不和让我有些担心,请问我该怎么办?没错,为了防止当事人看到,“他们俩的二三事”在发微博时还将关键词一一替换,如此煞费苦心只为了八卦也是蛮拼的。

虽然说这消息本身并不比“翟、霈二位大人在停尸房大打出手”“伙房的呐喊:请大人们别秀恩爱”之类的消息更引人注目,但主页君对这条消息的回复却成功引爆了人群:这位同僚您好,我相信翟、霈两位自有分寸,我们无需担心。只是您说的“争床”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这模糊不清的问句潜藏的暧昧简直让人欲罢不能啊!虽然很快就贴出了第二条匿名私信说明只是争夺靠窗的床位,但“二人床上一较高下”的消息在此之前已经传遍小半个警局。

当然,这并没有完,关于此事的讨论之热烈显然超出最初传出这消息的人的想象,“他们俩的二三事”由有事才更新(按那两位的事事儿程度差不多就是日更)转成每日多更,警局上下和围观群众纷纷发挥卓越的分析推理能力,而那位神秘爆料人也应群众要求回答了更多关于细节的问题,警方内部交流感情的联系群还就此开展了一个“猜猜谁是爆料人”的活动。

在诸多分析中不乏很靠谱的,像这位微博名叫“赤焰金龟饲养员”的朋友就分析到:根据之前微博,薛大人是一个公事繁忙交往范围较小的人,能让他带下属去拜访的显然是跟公事有关但又不在局里的人,而爆料人也再三表示是“拜访”不是“调查”不是“慰问”也不是开群会,因此推断“那位大人”应当与薛大人职位相当或者高于薛大人的。翻阅之前的微博可以发现,“那位大人”是一个特定称呼,大概是在前正卿假银大人(我一直想说这是什么破代号)调走之后才开始使用,而且在前年二月份曾提到“霈大人只听‘那位大人’的话”,而在五年前十一月时说过“假银大人是霈大人的师父,也是霈大人唯一尊敬的人”,由以上种种可以推断“那位大人”就是假银大人,如果如爆料人所说假银大人作为霈大人的师父翟大人曾经的同僚却对翟霈二位关系紧张这个消息只报以暧昧一笑,那就很值得考量了。

而微博名叫“打伞的小透明”(简介一栏写着“大理寺常驻人口”有迷弟嫌疑且明显是小号)的朋友则说:霈大人平日并不在乎吃穿住之类的小事,从没见过他为这些与人起争执,与翟大人争真的只是因为一张床吗?强烈怀疑霈大人会打架只是因为那个人是翟大人。

除这二位以为,“祭酒为安”、“当个医生容易吗”、“荣耀不败-邝照不姓旷”“挫骨扬灰”等朋友也给出了很精彩的分析或个人意见,篇幅所限不一一列了。

正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本来就极具人气的狄裴二人这下子彻底成了全局的讨论对象,连前阵子流传的法医沙陀年轻时的靓照风头都被比了下去,“狄裴恋”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愈炒愈热,双方的下属还就谁在上谁在下吵过几次,这个问题的答案尚未有定论。

在这种情形下裴副队很快发现自己走哪儿都有同事望着他窃窃私语表情生动,自己一走近就统一闭嘴努力压住抽动的嘴角,这样的情形之前只在市长秘书上官静儿来警局找他的时候发生过,令人郁闷的是他又不可能随便找个人抓着他的衣领问他在笑什么,被这种无法言说的郁闷折磨得更加暴躁的裴东来之后更辛勤地去找同样被这种郁闷折磨着的狄仁杰的茬,却不想这一举动为同志们提供了更多谈资。

在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周多之后,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薛勇把两个人叫到了办公室,望着一脸不耐烦的裴东来和笑得人畜无害天知道在想什么的狄仁杰,擦了擦冷汗小心翼翼地开口道:“你们俩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问题?!”两个人同时重复道,裴东来用的是嘲讽语气狄仁杰用的是疑问句,前者说“多了去了”后者几乎同时说“没什么问题”,虽然答案完全不同但愣是答出了默契的感觉。

“那帮小崽子也不都是乱说的么,这俩人不会真有啥吧?该不会那天我说者无心,尉迟他听者有意吧?卧槽这么一说他们俩还真有点不对劲,我说怎么给俩人介绍了这么多美女俩人都不带搭理的……”这一刻薛勇的内心独白堪称经典,虽然在微博上用小号关注了“他们俩的二三事”,但他一直觉得这事儿算是捕风捉影不过是底下的小崽子们闹着玩的,如今这么一看一想一研究他还真有点信了。在这0.01秒之中薛局长的心里转过千百个念头犹如一万只赤焰金龟西瓜虫爬过一发不可收拾……原本想要教育二人和平相处不要在意同事之间的八卦,到了嘴巴硬生生改成了“你们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做自己就好”。

狄仁杰见多识广听到这话有点愣,裴东来闻言还道上司是让他不要在意最近同事的怪异举动好好工作,虽然有点感动但只是冷着脸仅点了点头作为回答。

殊不知二人的反应在薛勇眼里却有不同的解释,狄仁杰做事稳妥听到自己的话当然在想该怎么解释,而裴东来这小子桀骜不驯这算是承认他们俩之间确实有啥了吧……感情他们俩真的一直谈着呢?!我的天当局长确实爽,这可是一手消息啊!

“你们俩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灌下一杯茶冷静了一下之后,薛勇才再度开口。

“他来的时候我确实不大喜欢他。”这个问题就算裴东来再迟钝也有所察觉了,他仔细考虑了一下近期的事——薛勇刚刚找上司也就是他的老师尉迟真金汇报过工作,同事们就开始出现疑似看热闹的情况,老师还打电话来提醒自己要注意和同事的关系——原来如此这是要来调解我和狄仁杰的啊!那就实话实说从最开始说起好了。两人初见还是几年前了,当时他只是一名普通刑警,薛勇是刑警队队长,尉迟真金是局长。因为破案有功,尉迟升职,局长的位置给了薛勇,他接任副队,而刑警队队长的位子则由临时被调来的狄仁杰坐。狄仁杰和尉迟一起工作过一段时间,比尉迟小几岁,却和尉迟风格完全不同,裴东来听老师说过狄仁杰的英勇事迹,但就如他的老师一样,在初见时和狄仁杰不怎么对付。虽然一起工作之后心中暗暗服气他的能力,救了他很多次也被他救了很多次,但不知怎的就是……瞧不惯他……

从进门起就一直在思考“这什么情况”的狄仁杰还沉浸在刚刚薛勇那一段混了什么奇怪东西的话,隐隐约约听到裴东来这么一说,顺口接道:“一开始我的做法确实有失稳妥,但东来一直很配合我工作。有矛盾很正常,但我们都解决了。”狄仁杰是得罪了上头被降下来的,老搭档尉迟在他上任之前还找过他说过裴东来的事,却不想师徒二人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跟他老师一见面就开始吵,跟他也一样。尉迟把学生教的很好, 裴东来救了他很多次也被他救了很多次,几年下来他不仅很欣赏这个年轻人,更与他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

你们俩一唱一和是想闪瞎我吗?薛勇不由得想到了“他们俩的二三事”曾经发过的《伙房的呐喊:请大人们别秀恩爱了》一文,那条长微博声泪俱下地控诉了狄裴二人不仅在吃包子吃地瓜的时候秀恩爱,就连吃个青瓜炒雪莲都不放过他们,还天天结伴吃夜宵巴拉巴拉……薛勇觉得回头自己也要投稿,标题都想好了——《惨无人道!领导找谈话竟也能花样秀恩爱?》

“你们感情这么好,我也就放心了,那尉迟知道吗?”

“知道。”这次答案虽然一样,却答的一快一慢。狄仁杰答得快,是因他早就多次跟尉迟说过自己对裴东来的欣赏,此时他虽觉薛勇的语气不大对,但一想到与裴东来的种种,想到这人面冷心热表面上找茬暗地里却从不吝惜帮助自己,不自觉的就答了“知道”;裴东来答得慢,是因为他虽处处与狄仁杰作对,在尉迟面前多次抱怨过狄仁杰,但一想到与狄仁杰的种种,想到这人对自己处处包容明里暗里教了自己许多,自己对他的钦佩想来老师他早就看出来了,因此也答了“知道”。

薛勇都有点想哭了,年轻真好,回答个问题都TM像表白。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问话结束可以走了,待二人一前一后站起来要走却又叫住了他们,沉默片刻才道:“干我们这行的有命活不容易,你们俩……好好干吧!年轻人讲的话我也不会,总之,好好过日子,好好珍惜啊!”

二人愣了愣,对视一眼,都点了点头。谁知一开门还未待出去,便被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顶在了门口。

所有没事儿的警员、法医、厨房伙夫和看门的,连休假的也来了,角落里还有几个与他们相熟的市里官员,所有人都在欢呼着。有人在祝福,有人大喊“快结婚”,有人在鼓掌,有人在抹眼泪……老谋深算的薛局长在自己也觉出这事儿不大对的时候便在桌子底下捣鼓了一下打开了警局内线,全局上下一起听了这场问话。

而当事的那两人呢?裴东来抬头望向狄仁杰,却发现狄仁杰也在望着他。其实早就发现了吧,内心深处的感受,要不在刚刚那场短短的谈话中何至于如此慌乱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薛勇的小动作和门外的人群?

人们已经不记得是谁更主动了,他们只知道几乎是在一刹那,刑警队的队长和副队长在欢呼声中交换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吻,然后并排穿过人群往办公室走去,当然这次没有一个人跟上去破坏气氛。直到几分钟,也许是十几分钟或者几十分钟以后,率先回过神来的薛勇才驱散了围观者。

独自回到办公室以后,薛局长长叹一声复才打开了电脑登陆了一个私人性质的群。

挫骨扬灰(警察-薛勇):没想到这事儿还真是这样,你们说咱这个群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赤焰金龟饲养员(医生-沙陀忠):没想到狄仁杰会……算了,这大概也是缘分吧,你说呢尉迟?

请输入昵称(警察-尉迟真金):……

请输入昵称(警察-尉迟真金):我在这之前一直以为你们说的他们俩之间“有事儿”是说他们俩有矛盾。

赤焰金龟饲养员(医生-沙陀忠):你没看微博吗?!亏我们还特意安排你做管理员,那条惊天消息不还是你回复的吗?

挫骨扬灰(警察-薛勇):你啥也不知道那天我跟你说那话的时候你笑啥笑?!你不笑我还不多想呢!

请输入昵称(警察-尉迟真金):我看了啊,我不是还问他争床是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请输入昵称(警察-尉迟真金):我笑是因为我徒弟跟我当年一样有个性,欣慰啊。

当个医生容易吗(医生-王博):你理解的“争床”是什么意思?

请输入昵称(警察-尉迟真金):我理解的是两个人只有一个能睡床另一个得睡沙发或者打地铺,我还想问局里的经费怎么这么紧张呢。

挫骨扬灰(警察-薛勇):……

当个医生容易吗(医生-王博):……

赤焰金龟饲养员(医生-沙陀忠):不对啊,咱认识这么多年难道你没发现狄仁杰不喜欢女人吗?

请输入昵称(警察-尉迟真金):我发现了啊,当年看他那么开心地送走银睿姬我就觉得他不对了啊。只不过我没想到他会喜欢东来。

请输入昵称(警察-尉迟真金):我知道东来有可能有点什么,但当年他和那个姓上官的小姑娘玩得挺好,所以我觉得是我想多了。

当个医生容易吗(医生-王博):这倒是,沙陀啊,为师我很久以前也觉得你、狄仁杰还有尉迟之间可能有啥呢。

祭酒为安(秘书-上官静儿):我和裴东来还有狄仁杰只是朋友关系。

挫骨扬灰(警察-薛勇):谁把她加进来的?

祭酒为安(秘书-上官静儿):我自己进来的,这点能耐我们还是有的。

祭酒为安(秘书-上官静儿):市长说她真没想到尉迟先生您居然是无意的,不过结局她很满意,至于那个微博继续留着吧,还有的是可以写的。

【 祭酒为安(秘书-上官静儿)已退出】

当个医生容易吗(医生-王博):……我就说别跟他们打交道,太危险了!不过真没想到那女人居然也关注这件事……你们慢慢来吧,有热闹我再来看。

【当个医生容易吗(医生-王博)已退出】

赤焰金龟饲养员(医生-沙陀忠):尉迟你打算怎么办?

赤焰金龟饲养员(医生-沙陀忠):你家那小子如果知道我们这群人也参与这事儿估计得疯了。

请输入昵称(警察-尉迟真金):我不打算告诉他。

请输入昵称(警察-尉迟真金):事实上我都不打算告诉他们我知道这事儿。本来想修复他们俩的关系,这样更好。

赤焰金龟饲养员(医生-沙陀忠):……

赤焰金龟饲养员(医生-沙陀忠):你该不会……

请输入昵称(警察-尉迟真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那样做有问题吗?

赤焰金龟饲养员(医生-沙陀忠):随意……

挫骨扬灰(警察-薛勇):刚刚狄仁杰偷偷打电话给我问我能不能趁着这几天没案子请个假,我准吗?

请输入昵称(警察-尉迟真金):随意,没案子你就准。

请输入昵称(警察-尉迟真金):还有工作,先下了。

【请输入昵称(警察-尉迟真金)已退出】

【赤焰金龟饲养员(医生-沙陀忠)已退出】

【 挫骨扬灰(警察-薛勇) 已退出】

 
 

门外一辆停靠在路边隐蔽处的车内,坐在驾驶座上红发男子刚刚退出聊天工具就发现有人打电话进来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他不禁微笑,接起来时却装作往常的样子:“东来,有什么事吗?我晚上倒是有空,怎么了?你和狄仁杰一起来,有重要的事要说?现在说不行吗,我……好吧晚上说就晚上说,来我家吧,嗯七点半,正好师父也很久没见你了。行,再见。”

挂了电话以后,他启动了车,藏不住面上的笑意。

 

评论
热度 ( 53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