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Legal High/羽古」黎明尚远①

新人律师王羽生晴树和不败神话古美门研介两年之后又再度合作,对手是名声在外的化工公司LH。这个消息在四月一日发布让很多人都以为是玩笑。
  

一者,当年轰动一时的安藤贵和案搞得羽生律师与古美门律师之间的竞争关系人尽皆知;二者,羽生晴树两年之间销声匿迹,据传言已经定居国外接手家族企业。

  
紧接着原告方的情况被爆出,LH新建基地附近一个为私人供奶的牛奶厂,属于羽生家族森阳电子所有。森阳电子对此事超乎寻常得重视,不仅令未来的继承人重操旧业,又以重金聘古美门,只为叫板LH要求其停止当地生态环境的破坏并赔偿奶原地污染造成的损失。

  
LH的公关压下了媒体的宣传,在民众间没有造成轰动,然而这则案子仍然令业内哗然。牛奶厂的盈利和赔偿与古美门的天价律师费相比有没有赚头另说,森阳电子依靠化工与电子产品专利在美澳中沙等国享有不小的名声,近年来有重回日本本土发展的意向,一直有意与LH合作。眼看两家都有心谈判,搞这么一出又是为何?有好事者亦在猜测,古美门律师虽以贪财著称,但与羽生晴树关系破裂也是不争事实,究竟是多么大的一个数字才能撼动古美门?

  
一切都还不得而知。

  
  ⋯⋯三个月前⋯⋯

“先生听说了吗,羽生君回国了。”早餐时黛的一句话让古美门将口中的果汁悉数喷出。
  

“白痴罗圈腿没人教过你吃饭的时候不要说令人丧气的话题吗?你这种在大清早上门吵吵闹闹还蹭饭的人已经够让社会不安了,再加上另一个白痴简直让我怀疑日本是否还有明天!”拿起纸巾擦净嘴,古美门成功地摆脱了起床后的迷茫状态,虽然是一一种不太愉快的形式。
  

“先生请不要任性了,我知道您表达爱意的方式十分特殊,这么说显然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见羽生君了吧。”黛夸张地耸了耸肩。一副“您真的太肉麻了”的表情。数年的学生生涯让她格外了解古美门,更清楚该如何应对对方的毒舌。“正好羽生君也想见您,不如今天就请他来吧。”
  

服部在替古美门又倒了一杯果汁,接话道:“不如今晚上做沙特阿拉伯烤肉来庆祝吧,我当年也曾驾驶飞机迫降在沙特停留过一段时间。”
  

古美门总算将一口果汁咽了下去,看着一唱一和将话题延伸到沙特阿拉伯地理位置的二人,道:“不见。”看二人都望向自己,又道:“我跟怪力女你这种级别的小学生有本质上不同,今天下午我有约了。森阳电子的漂亮长腿女秘书要来这里,让那个悠闲国王子自己玩去,你带着脑子过来给我一起工作!”
  
  

吵吵闹闹时间过得格外快,当古美门和不情不愿的黛在客厅里等着客户上门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门铃声,服部的脚步声,女性说话的声音,服部应答的声音⋯⋯古美门如往常一样挺直身子迈着从容的步伐走到门口:“下午好森阳小姐,我就是古美⋯⋯”话尚未说完就住了口,笑容一僵,身边的黛一声惊呼已经出口。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鄙人就是森阳言子。”面前的美女眉间笑里尽是风骚,乌黑的长发盘得一丝不苟,露出纤细的脖颈。身材姣好五官精致,确实是古美门喜欢的类型,却不是让二人都愣住的原因。
  

“好久不见,先生,小黛。”跟在女子身后的人冲二人微微鞠躬示意,笑容灿烂,一如从前。
  

评论 ( 3 )
热度 ( 42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