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Legal High/羽古」黎明尚远④

正经剧情好崩好无聊的感觉⋯⋯好想快点结束开始写狗血😂
⋯⋯⋯⋯⋯⋯⋯⋯⋯⋯正文分割线⋯⋯⋯⋯⋯⋯⋯⋯
森阳电子的总部大楼里冷风开得很足,唯独商谈用的会议室十分暖和,对在初秋时分穿着正装的人来讲甚至有些热了。
  
虽然说着不用兰丸出马,不过本着“不打无准备的仗”这一基本原则,古美门还是让忍者去打听了点消息。
  
LH是化工行业的巨头,成立于黄金时代,凭借雄厚的实力安然度过泡沫经济时期,近两年一直在稳步发展。相比较以产品专利占据海外市场的森阳电子,LH主要输出成品,以日本国内为根据地。目前LH的董事长坂本淡三郎年事渐高,三个儿子均在LH工作,未来的继承人恐怕会是三人之一。这次负责处理此事的就是幺子坂本政,据兰丸调查此人十分低调,应该是三兄弟中最好攻下的一个。

另一方面森阳言子也提供了详尽的数据,包括北海道那方面的各种检测报告和LH主要化工产品的成分鉴定书,污染物与成分表一比对结果一目了然。虽然最近一次检测结果还没出来,但就目前的证据来说问题应该不大。
 
会议室里四人坐在长桌同一侧,古美门腿翘在桌面上十指相对若有所思,黛整理着资料,森阳则低声和羽生说着什么。这次LH方面的代表也会来,用古美门的话说属于“主场作战”,主动权在他手中。

时针正好指向三点时,门终于被推开了,带着一丝凉意涌进了室内。除古美门外三人都站了起来,只见三个男子走了进来。年纪最大的一人森阳言子已经提前介绍过了,是LH的产品负责人小仓健太;另一个中年男子他们也认识,三木律师事务所专业处理企业官司的律师田中藤其,业务能力一流但比之古美门还是有些差距的;最后一位神色自若的年轻人便是坂本政了。

如兰丸打听到的一样,坂本政身材高大,为人随和,脸上带着那种古美门厌恶的“恶心”笑容。未多客套,待双方都落座后,森阳言子率先开腔:“这次请几位来,主要就是想讨论一下我们在北海道的产业被污染这一问题。”

如果是旁人可能还会再多扯些试图在谈判中占据上风,然而田中藤其与古美门共事时深谙其风格,森阳话音刚落他便直言:“请古美门律师先说一下你们的想法吧。”田中惯于为LH这类大企业做被告辩护,代理的案件一般以和解结局,他的过人之处在于他能将和解金额控制在一个企业损失不大而原告十分满意的范围内,与古美门的敌不死誓不罢休的策略可谓截然不同。
  
古美门自然也熟知田中的套路,接下案子起便隐隐有种预感此次会对上三木事务所的某一个,此时对上旧同僚也不算意外。“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我方要求LH赔偿损失共计九千万日元,并负责后续污染治理,同时停止排放污染物的生产活动。”考虑到古美门以往的种种,这话可以说已经相当客气了。
  
“古美门律师,我想您可能误会了什么,我们只是想听听您对于案情的想法,而您似乎已经认定我们存在污染行为了。”小仓健太对于古美门的作风似乎不太熟悉,正欲多言,却被坂本政拦了下来:“先不讨论我方是否存在污染的问题,我只想问一下羽生先生,此事能私下解决吗?”

虽说同样是律师,不过羽生这次似乎打定主意将案子交由古美门全权处理,因此从一开始就没有加入讨论,此刻却被突然点到名字。羽生直视对方,停顿片刻,微笑道:“我方已聘请律师提出诉讼请求。”
  
“既然如此,我们恐怕将在法庭上讨论了。”田中在回答前观察了一眼坂本的脸色,然而青年面上带着讳深莫测的笑容,一时间竟揣摩不出其意图。
  
“这就对了,田中君!”古美门撂下一句话几乎是蹦着出去的,其余几人或无奈或震惊,陆陆续续往外走。本着女士优先客人优先的原则,羽生走在后面;坂本则小声与小仓说了几句,也留在了最后。

“坂本先生先请⋯⋯”话还未说完,青年便被对方单手撑墙拦住了去路。坂本政比羽生略高一点,事出突然羽生毫无防备,一时陷入了被动。
  
“晴树你到底在想什么?”一改刚刚的随和,坂本话音中带了几分焦躁。他离得很近,近得羽生能从他的眸子中看到自己。避开坂本的眼神,羽生仿佛卸下防备一般叹了口气,推开对方的手臂。“别这样,阿政。”

另一边,送走了田中和小仓二人后,一楼前台处黛四下张望:“怎么不见他们几个?”本以为古美门已先行离开,谁知向前台询问后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晴树和坂本先生还有话要说,古美门先生可能去洗手间了。要不然我们先去接待处等他们,您也累了吧⋯⋯”森阳领着黛往接待处走去,时针走向下午四点十三分,坂本和羽生终于从会议室里出来乘电梯下楼,古美门则拨通了兰丸的电话。

天色正一点点变暗。

评论
热度 ( 32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