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Legal High/羽古」黎明尚远⑤

屋内光线昏暗,古美门信手翻阅着手中的资料,被红笔圈圈点点的标记扰得异常烦躁。资料第一页便是一张旧照,照片上两个少年身着校服,背景是半月形的沙滩和碧蓝的海水。照片中的一人现在就站在他的办公桌对面,手肘掩着嘴轻咳了两声,低声道了句“不好意思”后便不敢多说话。

“不要像无知的小学生被叫到老师办公室一样用这种借口打破沉默。”将一叠资料掷于桌面上,刚刚表情还阴晴不定的人点燃了一支雪茄,隔着烟雾看着桌子另一侧的青年。
  
这小子未免太高了。
  
“就算是二流律师,干了这么久起码也知道委托人不可以对律师有所隐瞒。”古美门满意地看到青年在看到照片的那一刻瞳孔微缩,这让他更加确定自己的推论。“你知道这张照片对吧?”
  
羽生晴树比古美门想象的要更淡定,片刻失神后他很快回到了状态。“邦代海滩,我在澳洲上初中的时候学校常常组织去那里⋯⋯先生从哪里找到的照片?”

“兰丸找到了你们的毕业手册,当然是我让他去找的。如果你脑子流进了墨累达令河的水导致部分记忆缺失就去旁边倒空再来打官司,否则给我解释一下你作为原告隐瞒了你跟被告就一直交好的理由。”带着戏谑的刻薄话让人辨不清他究竟是何态度。
  
“如您所见照片上另一个人就是坂本,我们俩是很多年的同学,从初中到大学。向您隐瞒只是不想情况尴尬,您知道我不会因为同窗之情就做出有损森阳利益的事情。”羽生双手撑着桌面看着古美门,言辞恳切正如他所擅长的那样。

古美门闻言嗤笑一声,将雪茄摁灭在烟灰缸中。“你们俩之间的同窗之情可真是感人至深啊,据说他当年频繁地在半夜给你发长篇短信、匿名送玫瑰花还在毕业赠言里引用普希金的情诗呢。大学毕业以后你们各奔东西,一个当了检察官一个进入家族企业,真是太巧了这一次竟然又遇到了啊。话说回来你究竟为什么要起诉LH,森阳电子进军日本国内离不开LH,区区一个牛奶厂九千万的赔偿你们显然也不放在眼里,内部的股东似乎有不少都不赞成这个决策吧,其中似乎也包括你的父母呦。从企业利益的角度来讲起诉未来的合作伙伴并不明智,森阳电子的董事长也就是你的祖父对那个小小的厂子也一直不曾上心,虽说是他决议起诉不过那好像也是在你递交了某份神秘企划书之后吧⋯⋯”

青年的手开始颤抖,古美门仍未停下:“LH的继承人悬而未决,知情者都说坂本政并不被看好。新厂的负责人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他大哥坂本涼吧,在北海道建厂这一提案是坂本涼主推的,如果投资浩大的新厂不得不关门估计他也会很苦恼呢!不过这样一来坂本政的机会倒是大了很多。作为老同学你可要替他好好庆祝,虽说他用白痴少女漫画里用烂了的壁咚桥段在森阳电子的会议室里堵你,不过念在昔日感人的同窗之情上也无所谓的对吧?”那天下午看到的一幕在古美门脑海中挥之不去,本来想要避开其他人交代羽生让他待会私下里约一下坂本政,谁知却不见二人出来。

他早就知道LH的状况,森阳言子在一开始便看似无意地向他透露了坂本政是三兄弟中最有意向与森阳电子合作的。他猜到森阳电子此举可能意在通过打击坂本涼而拿下坂本政,却没有想到羽生晴树与坂本政的这层关系。
  
羽生的呼吸有些急促,笑容凝固在脸上,维持着刚刚的动作试图理清突如其来的一连串诘问。也不知僵了多久,他长叹一口气,自嘲道:“我们俩认识很多年了,高中回到日本后依然是同学,他是庆应商学院的而我学了法律。没错,大学时期他追求过我,我当时没有接受他的心意。加贺君果然很厉害,这也能挖出来。”他低着头,视线看向那张照片。“先生心中显然已有答案了,我无需解释什么⋯⋯”
  

亲自听到羽生的自白让古美门有种莫名的轻松,他背着手看着青年的表情,再开口时语气稍缓:“我不关注委托人为了什么原因打官司,泄愤也罢报仇也好我只要赢了对方就有钱拿。你的性取向是什么喜欢谁与我无关,我也不想知道你到底是给你祖父那种石头一样的老顽固下了什么迷药让他决定起诉的,总之无论你是为了什么无聊的理由要起诉都给我上点心,知道了就赶紧滚回家睡一觉清醒清醒,好好准备开庭!”
  
古美门处理过同性恋者利益相关的案子,谈不上支持也谈不上反对,既没有违反法律对社会也没什么害处,对他而言这不过是与自己不想干的另一种生活方式而已。他怀疑过羽生晴树喜欢黛,也因为他的着装喜好而以嘲讽地语气问过他是否为同性恋却并没有得到回答,如今猜测坐实,他却不知该怎么说了。

一声惊雷,窗外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羽生晴树已经想不起那晚上他到底是怎么走回公寓的了,他只记得当回到独自居住的公寓时,他根本分不清脸上是雨水还是其他什么的了。
—————————————————
没有(伪)三角恋的狗血不是好狗血,不过此文绝对HE结尾!目前有一些小问题后文会尽量圆好,不过主要目的还是开心地洒狗血~谢谢各位看官好友的支持!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