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羽古】表(麻油生日快乐!)

啊啊啊麻油生日快乐!认识你之后我成了羽生的迷妹重新燃起了羽古之魂,认识你这个画画写文剪视频开脑洞全能还肯陪聊天的人真是太棒了!生日快乐嗷,以后也要一直开心哦!啊哈哈哈哈虽然感觉你看到这篇生贺会打我,不过请收下我真心的祝福~
——————正文——————
羽生有一枚怀表,纯金的外壳上雕着古朴的花纹,深蓝色的表面衬着时针分针秒针,钻石镶嵌其上犹如星辰。内部的机械无可挑剔,误差细微到可忽略不计,在羽生持有它的七年间从未让他失望。
  
此刻,他的表却开始倒转。
  
自创世以来,有些规则便已注定,例如说人人都要有一枚独属的表。每个人成年时都会收到一枚长辈赠与的表,不同于商店中随处可见的各色钟表,这个表往往带着主人的标志,坚实可靠,昭示着主人的命运。如果有一天这表突然开始倒转,那恐怕此人命危矣,短则下一秒钢筋穿喉长则十年后癌症晚期,一旦秒针倒转便意味着命中必死的理由已经出现,且无法挽回。
  
这天于大部分人不过是普通的一天,奔波于单位学校,茶余饭后聊着艺人和工作,也许不少人会留心一眼世纪恶女安藤贵和案终审将至的新闻。而羽生晴树,作为终审至关重要的检察官,本在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忙碌着,却发现自己的生命不知何时就会结束。
  
他刚刚过完二十五岁生日不久,生日愿望里显然不包括诸如“长命百岁”一类的,因为在他印象中隐隐约约觉得死亡应该是离自己十分遥远的一件事情。
  
可是表是不会作假的,从他发现到现在过去了六十秒,秒针逆时针旋转一圈,又回到了起点。他忽然意识到他的表随时都可能会停止转动,而到时他会变成一具尸体。
  
于是他播了那个人的电话。
  
对方几乎是同时接起来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慵懒而狂妄:“悠闲国⋯⋯”只是不等那头继续说下去,他便抢白道:“先生我的表开始倒转了,遗嘱很早以前就委托家族律师立好,我只想跟您说我喜欢您非常喜欢您,有关风月的那种喜欢,以前的事如有冒犯非常抱歉,再见了先生。”一口气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不理会对方是否听清。他知道同为律师古美门会将所有的电话录音,不可否认此刻他带着一丝恶意。如果下一秒自己真的死于突发疾病,那古美门会抱着怎样的心态去重听这最后一次通话?
  
是的,他一直喜欢古美门研介,这种感情起初是敬仰亦或说是惺惺相惜,后来却演变为一种单方面疯狂生长的思慕。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说出这份爱意,正如他从未想过自己下一秒便有可能倒地身亡一样。
  
他没有时间多耽搁,他还有那么多事要做。

  

  
  
古美门有一只手表,棕色皮质表带和不带一丝多余线条的设计,那是曾经的德国工艺。

这天对他而言是平常的一天,他极其罕见的提前醒了,连带着便把一套流程都提前做好了。
当他在八点半接起来自Nexus的电话时,整个人衣冠楚楚从容不迫,没忘记如往常一样按下录音键。
  
电话那头似乎格外慌忙:“先生我的表开始倒转了,我很喜欢您,有关风月的那种喜欢。”他居然跟上了对方的语速。他想过很多遍青年双唇间吐出的情话该是怎样的,应该是声音轻柔,即使是奇怪的谚语也该是婉转动听,惹得他身边隐晦不明的被告白对象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无比痛恨这个画面,却未曾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成为想象的画面中隐晦不明的那个对象。
  
古美门觉得脑中有一根弦断了。他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表,表针如往常一样走得正欢。羽生在他回答之前挂断了电话。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走一遭Nexus。
  
  
  

  
羽生在古美门来时已经差不多处理完了,他联系了家族里的律师,给父母和祖父报了一声,也没忘记给几个好友留言。当古美门进门时他刚刚发下电话,瞧见抿着嘴双手背在身后自己闯进来的男人,他先是一愣,随后才扬起微笑:“刚刚定好了葬礼的事情,打了个八折。”
不少殡仪馆为了吸引客源确实会有这样的优惠,表开始倒转的客户自己定葬礼打八折,这他都没忘。
  
“去医院看看吧。”古美门的表情平和,甚至可以说带了几分征求意见的语气在。羽生耳边嗡嗡作响,脑中一片空白,一时间想不出什么理由拒绝便点了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出去的,计程车已经等在门外。上车后司机直奔最近的医院,车上一片寂静,只有羽生摆弄他那块怀表发出的细碎响声。
  
人死的那一刻表才会停,而你甚至没法亲眼见证那一刻,即使如此还是会时不时地看上几眼,仿佛从中能获得什么心理安慰一般。
  
古美门起先不理会他,后来大概是被扰得烦了,伸手夺过怀表合上盖之后给他:“我的表还好好转着呢,你要死的话也不会是死在这辆出租车上。”
  
也许会突发心肌梗塞,或者车祸发生死的只有我一个啊?羽生心里这般想着,不过却没有做声。他似乎是忽然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一阵罪恶感与痛快感交织在一起在他心中涌动,古美门手指触碰到他的肌肤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他要死了,他一点也不想死,古美门也许也喜欢他。
  
  
  

  
古美门领着羽生直接挂了“表出现倒转情况”急诊部,相比较其他科室,这里的暖黄色壁纸和桌上的糖果点心带了些临终关怀的意思在。羽生被带进去做检查,古美门陷在柔软的扶手椅上,嘴里嚼着一颗甜得腻人的软糖。
  
他已经忘记是从哪里看来的了,只记得如果是前列腺癌的话活过五年的几率似乎很大,不过对于男人而言这个病似乎有些难以接受⋯⋯白血病呢?吃药的话应该能维持挺久吧。又或者是鼻咽癌?古美门的生物不算好,不过以前处理医疗官司或多或少有些了解。
  
他等了很久,中途给服部打了个电话说了声情况,告诉他如果悠闲国王子能坚持到回家就给他准备一下“第一顿饭”,顺带把那几个人都请来。
  
第一顿饭是流传许久的传统,如果某人发现表开始倒转还有幸活过一日,那家人朋友往往会给他准备极其隆重的一餐,因此这“第一顿饭”又被人称作“葬礼预演”。参与者要穿着正装,带一件与主角有关的物件,吃饭为辅回忆为主,虽然吃着吃着吵起来的也不在少数。更有甚者因此动手身亡,或者情绪太过激动一命呜呼,由预演直接变成葬礼。
  
等羽生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青年握着诊断书一脸疲色,医生则动容道:“羽生先生的身体指标一切正常,请您节哀。”如果不是疾病,那就只能是意外或者谋杀了。如果说恶疾是下了死亡通知书,那身体健康表却开始倒转的人则更为可悲,余下的时间都用来等待随时会到来的死亡。
  
该有的礼数总还是要有的,羽生离开前没忘记道谢。看到排队等计程车的人群之后,他们决定搭地铁。医院离地铁站尚有一段距离,于是二人并肩而行,隔了些距离,一时间又是沉默。

他们俩之间很少有沉默的时刻,今日却少有言语。夜色深沉,街灯昏暗,羽生被一种不真实感笼罩,直到被人拦住了去路。
  
“把钱交出来!”对方有意压低了声音,口罩与围巾将脸挡的严实,刀尖则在古美门与羽生之间来回移动。羽生下意识拦在古美门身前,不知怎的他竟有几分庆幸,提前宣判的结果比悬而未决来得好些。
  
出乎他意料古美门推开他,顺势挽住了他的手。古美门一向惜命,此刻被人以刀相逼却分外从容。他握紧了羽生的手,将钱包递给男子,道:“这家伙的表出了点问题,请让我们安静地度过最后一刻。”出口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对方迟疑了一下,转身逃走。在走到主街之前古美门都没有松开手。
  
“我喜欢您,先生。”古美门松手之前羽生终于发话了,带着几分怯意。
  
“知道了,下次别用‘有关风月’这种词,时间紧迫的话就直接说想结婚。还有我的表走得好好的,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如果再遇到突发情况能不能动点脑子,不要在摆出一副正义伙伴打算舍身救人的蠢样。”毫无攻击力的陈述让羽生轻笑一声,但并没有应。
  
  
  


回到古美门事务所时一切都已准备妥当,本田矶贝加贺和黛列坐在长桌两侧,服部的晚餐比往日更加丰盛。开始众人尚能有说有笑,讲到和羽生一起处理过的案子和遇到过的趣事,几杯酒下肚后情况却着实有些收不住了。两位女士忍不住开始啜泣,加贺和矶贝也红了眼睛,连服部也面露不忍。
  
“羽生君你也不要太担心,就算是因为意外也可能活很久的。”矶贝坐得离羽生有些距离,便举杯示意。“你还记得我们处理过的那个案子吗,新婚夫妇结婚当天丈夫的表开始倒转,十年以后才死。”
  
“可那是他妻子谋杀好吗,背后的恩恩怨怨麻烦死了,羽生他⋯⋯他连⋯⋯他连女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结婚啊!”黛喝了不少,敲着盘子反驳矶贝。
  
“结婚又不一定非要女朋友。”古美门从开始便一直坐在旁边没说什么,突然开口惊了众人一跳。“我打算和这家伙结婚。”
  
“哈,你看吧,古美门律师就要和羽生君结婚!”矶贝闻言用叉子冲黛的方向虚点几下。“⋯⋯等等古美门律师您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

一时间众人都收声望向当事二人。羽生失手摔了手中的高脚杯,杯子没碎,他却听见某物碎裂的声音。狂喜将最后一丝伪装击碎,随之而来是自责和恐惧,他发现自己的手抖得厉害,耳边的轰鸣声如此巨大以至于他听不见自己说了些什么。

“谢谢了先生,您不必做到这一步的⋯⋯我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很自私,但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抱着这份心意死去。今天真的很感谢您,真的,就算是下一秒死我也觉得毫无遗憾了,谢谢您⋯⋯”

“够了。”古美门打断道。“都说了时间不够的情况下说‘是’就好。不知道你下了什么妖法但我喜欢你,之前没察觉到不过确实喜欢你,想跟你结婚的那种。别忘了把遗嘱改一下。”

如同之前无数次在庭上一般,羽生发现自己竟无从反驳。他愣了半天,有无数问题想问,最后只是问道:“受益人早就是您了怎么办?”
  

  


  
不是所有故事都有结局,不过羽生晴树和古美门的故事确实是有的。世纪恶女安藤贵和的终审本该由羽生晴树检察官出庭,但羽生检察官却在开庭前一天突然出现表指针倒转这一情况,只得临时由他人接任,自己则到场旁听。古美门律师表现出色,安藤无罪释放,胜绩又添一笔。
  
世人对这段婚姻评价不一,不过正如评论家所说,这个世界对表倒转的人总是格外宽容,再惊世骇俗的感情在生死面前也不算是多大的事情了。
  
古美门仍然坚持着他的歪理,他和羽生互换了表,表示自己的表如果走得好好的而羽生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的话,就说明羽生应该不太可能遭遇意外。拜倒于古美门律师强大的口才,羽生晴树无力反驳,只好一直和古美门保持同居恩爱生活。
  
他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适应这种生活,又花了些时候才学会欣然享受余生。就像当年他们曾经开过的玩笑一样,他的“余生”长到殡仪馆老板自己的表都没熬住,长到加贺终于成为知名演员拿了无数个学院奖,长到古美门和羽生作为业界神话已无人可以撼动⋯⋯
  
他那枚精致的怀表还在走,在古美门手上,从未让两人失望。

评论 ( 9 )
热度 ( 80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