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Legal High/羽古」黎明尚远⑥

四月五月各种作业+眼疼,终于在麻油的督促下憋出来了这短短一节。离发狗血终于又近了一步!
————————————

雨下了一夜,第二天黛来的时候抱怨连连,就连被叫上门来的兰丸也情绪低落。不知是否因为这雨的缘故,黛觉得连古美门都安静了许多。

兰丸带来了更详尽的报告,古美门翻过以后直接锁进了抽屉里,表情怪异。黛确实粗枝大叶,但有些时候也有异于常人的直觉。古美门这幅神情极其少见,往往意味着某样坏事按他预感发生了,黛的直觉告诉她这“坏事”恐怕与森阳电子的案子有关。

黛有意无意地说了些不打紧的玩笑话,古美门总算是精神些了,开口呛她时连兰丸也一并损了,虽说与平日相比还是差了些火候。三人吵吵嚷嚷闹完一通,黛觉气氛缓和,便道:“说起来羽生君今天是不是要来商量下周开庭的事情,雨下得这么大也不知道他⋯⋯”话未说完,玄关处便有敲门声,倒像是应了她的话一般。

古美门眼神一凛,眼瞧羽生从玄关处走进来,四目相对又不约而同移开视线。羽生还好,可以和另外两人寒暄几句,他却是只有端起茶杯假装喝茶来转移尴尬。

他向来是不惧演讲的,高谈阔论是他的工作也是特长,如果他想他可以随意扯出几十分钟的话来糊弄羽生晴树。鉴于那时的情形,他不觉得这很难做到。

但他没有这么做,他甚至已经记不起自己说了些什么,只记得一见到对方眼中的动摇他的语气就不由自主的软了下去。说来可笑,上一次他这般质询羽生晴树还是在法庭上,那时候他打光了最后一颗子弹直到青年投降才作罢。

他手中掌握了一张牌,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用。就算是坂本政和羽生晴树“心意相通”,他底下那两位也不可能轻易了结这件事,说白了除了知道羽生打官司动机不纯以外没什么特别是意义了。

“先生!”黛递上一份文件总算让古美门收回不断发散的思维,他接过来发现是羽生总结的资料。对于羽生的业务能力他倒不太担心,毕竟自己当年调教过的,只要不做多余的事应该没问题。何况此事关乎旧情人,估计他也不会大意吧?
黛抬头便发现古美门笑得颇为狰狞,正欲揶揄,却被羽生一阵猛烈的咳嗽转移了注意力。羽生花了些时候才将呼吸平复,面对黛和兰丸的关心表示自己只是昨日淋了一场雨并不碍事。

黛有些担心,但转眼看到古美门的脸色就没再多说什么,倒是兰丸唠叨了几句。

虽然看似一排和谐,随后的讨论也还算顺利,但黛觉得一定发生了什么。而她相信,当事人恐怕并不希望她猜出什么。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