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Legal High/羽古」异闻录.就算是半神也会有烦心的时候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写的都是啥玩意?这真的只是一个满足幻想的脑洞,ooc慎入!背景参见异闻录前面几篇。
——————————
古美门有些烦躁,已经是下午四点四十七了,他的手机依旧没有动静。
晚餐的主菜是新鲜鲫鱼,不知道服部用了什么方式烹饪,但已经能闻见香气了。加贺坐在餐桌前和黛天南海北地聊着,表情甚是悠闲。
“真是可悲啊,日本社会已经冷漠到了这种地步,连自诩是朋友的人互相都漠不关心。失踪了恐怕也没人会发现吧。”古美门嘟哝道,引得桌前两个人停了转过脸看着他。
“先生是在说羽生君吧。第一羽生君没有失踪,只是出去散散心而已;第二如果先生之前能对羽生君态度好一些的话,羽生君也无需出去散心了。”黛如往日一般毫不客气,加贺连忙打圆场道:“先生您不用担心,羽生君又不会出事,指不定去哪里散步了。”
古美门知道羽生用不了多久就会自己回来,可心中烦闷之情并未因此消减。
虽然那小子是个不折不扣的野心家、爱幻想些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在法庭上偶尔还有些算不得光彩的小动作、卖弄风情随意散发荷尔蒙、吃梦龙的时候先吃巧克力脆皮,但他怎么讲也是个半神,总该有几分神的气度吧。
何况他还是只属于他古美门研介的半神。
  



时间推回到三小时以前。
羽生晴树感觉非常不愉快。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母亲来信说下月要来,以拜访之名行监视之实;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伴侣,古美门研介,正在跟一只送快递的鸽子纠缠不清。
那只鸽子不过三十几年修为而已,就算化形是透着禁欲气质的美女也没什么好看的。倒是邮局的人究竟是怎么想的,以前的制服不是画着仙鹤的和服吗,为什么要改成这种修身的制服还配着红色手链啊?
当然羽生知道自己不能无故责怪前来送信的鸽子,毕竟人家严守纪律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因此他还是带着礼貌的微笑目送鸽子飞走。
“不要带着那种腻死人的笑容,看得我简直毛骨悚然。啊玛利亚小姐特意寄来的鲫鱼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好呢,服部⋯⋯”古美门捧着盒子去找服部,并未留意到一旁的羽生。
“玛利亚”三个字让羽生笑得更灿烂了。这个阴魂不散的美艳吸血鬼一度被羽生视作情敌,往日古美门偶尔提到她羽生也不会在意,只是偏巧这几天古美门与异性友人联系得颇为紧密⋯⋯
久违的酸涩再度涌上心头。

“散心的话,应该会去踢球或者喝酒之类的吧。”加贺小心翼翼道。
“也,也许回老家了呢?”黛举手提出自己的看法。
“可是羽生君不会瞬移,他老家离得有点远吧。”
“可以飞啊,羽生君他有准飞证吧。”
“可是东京这两天把航线都封了,除非有公务要不然妖类一律禁飞,无论低空高空。”
“但这附近都感觉不到羽生君的气息,显然离得有些距离。”
一直阴沉的古美门终于站起来了,大妖的压迫顿时消失,让认真讨论的加贺和黛都松了一口气。
“应该是乘坐公共交通可以到达的地方。”古美门下了结论。“我知道他去哪里了。”他看向加贺,加贺打了个寒颤。
“那个,黛律师要不要一起来?我会瞬移⋯⋯”
  
  

  
天已经黑透了,东京市区的灯火离山野很远。
“原来还有这种地方啊,我都不知道。”黛喃喃道,注视着古美门独自在巨石中摸索。
“羽生君似乎之前跟我提过这里。”加贺看见古美门的动作忽然睁大了眼。
古美门从岩石的缝隙中抱出了一只雪白的九尾狐狸。狐狸本是睡着的,被古美门搂在怀里,动了动,眼睛睁开一条细缝。
古美门带了一种极少见的温柔,揉了揉狐狸的软毛,嗔怪道:“不是你说想喝鲫鱼汤的吗?”狐狸用鼻子蹭了蹭他,又继续睡去。
他抬眼望另外二妖:“回去吃夜宵吧?”得到肯定答复以后把怀里的狐狸搂得更紧了些。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