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童年(羽生单方回忆,纯私设)

沙特阿拉伯不是个适合居住的地方,这里太热太干,教法严苛。然而对于羽生昭吾而言,这里的商机值得他带着妻子与独生子常年住在此处。他和妻子肩负着为家族企业开疆拓土的责任,为此他们可以牺牲一切。
时年八岁的羽生晴树介于“可牺牲”与“必需品”之间的尴尬地带。他已经习惯了搬家、转学和频繁的旅行,但全然陌生的语言和环境仍让他有些紧张。
他趴在窗边,窗外是吉达的夜景。与他之前见过的景色相比这里算不得繁华,但星星点点的灯光很美,他能从玻璃上看到自己的倒影。
“来吃点东西?”本用带着口音的英语招呼他。本还是个大学生,他父母找不到会说日语的保姆,合作伙伴便推荐了这个年轻人暂时担任这一角色。本有过留学经历,教育专业,英语不错。
羽生欣然应了。他很喜欢本,尽管他记不住本的原名是什么,本也搞不清他的名字该怎么念,所以他们常常省略称呼。有时候本会带他和另一个年轻人一起玩,他们很亲密,比普通朋友更加亲密。
羽生曾经看到过本给那个年轻人的短信,一长串图画似的阿拉伯语。他随手指着一处问这是什么意思,本沉思许久告诉他那意味着“我亲爱的朋友”,是用来向朋友表明态度赞颂崇高友谊的。羽生觉得这两个词不错,他记住了读音,而今晚似乎是个适合练习的日子。
他跑到客厅,顶着青年的目光,郑重其事地喊出绕口的音节。
Ahebek。
他无法理解青年的反应,青年蹲下去,低着头,仿佛在忍受某种极大的痛苦,身子微微发抖。
“谢谢,羽生,以后别对别人说起这个好吗?”当他抬起头挤出一个微笑时,羽生在有限的人生中第一次产生“要发生什么坏事了”的强烈预感。他点了点头。

人群很吵,或许是因为天气太热了。
所有人都在大声叫喊,厌恶的、恐惧的、惊慌的、烦躁的⋯⋯有人发现了他,用阿拉伯语问着他什么。
地上蜿蜒的红色液体构成一副印象派图画,人的躯体只剩一具空壳,表情却很鲜明。
他想要呕吐,他想要拿纯白色颜料把这场市井闹剧涂抹掩盖掉,他想大喊——为什么没人去做点什么?
他被送回家去,有人替他解释了来龙去脉:“他和一个男人一起上街,男人遇到了恐同分子⋯⋯”他父亲的合作人则喋喋不休地道歉,为推荐给他们一个“精神病人”而道歉。
母亲捂着嘴,鼻翼抽动几下,不知是为暴行震惊还是为自己的儿子跟一个“精神病人”单独相处近一年的时光而担心。
他们决定搬去英国,在去往英国之前,他的老师和同学们为他组织了一场送别会。他对着送别的女孩子讲了一句Ahebek,所有人都在笑。


注:Ahebek,阿拉伯语,意为“我爱你”

评论
热度 ( 10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