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Legal High/羽古」黎明尚远⑦

前情提要:羽生晴树性向曝光,古美门“耐心”开解;开庭在即,二人气氛尴尬;无良作者延迟更新,放弃剧情不讲逻辑。我们的口号是:只撒狗血!

-------------------------分割线-------------------------------

古美门做了个梦,梦里他站在一栋暗无天日的楼里,远远看到一点光,于是他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那是某一间房间,门大开着,屋内的陈设十分熟悉,柔黄色的灯光让人心头一暖。有一人背对着门口,低声读着一篇他从未听过的诉状,凭直觉古美门觉得这诉状写得不错,水平不及自己但跟羽生晴树有的一拼了。

说起来“羽生晴树”在这里好像成了一种褒义词?

那人忽然转过头来,模糊的面容逐渐清晰,显出青年稚气未脱的五官,双眸若星辰般明亮。古美门一滞——这是他的住所,而眼前这人又是⋯⋯

青年上前一步,离他更近了,轻声嘟哝着什么。古美门花了些时候才辨清,他几乎为这声音颤抖。
这是羽生晴树的声音。

羽生晴树在他的房间里,对着他唤了一声“阿政”。
⋯⋯

古美门律师事务所的早餐时段通常是极为热闹的,元气晨间剧女主角与有起床气的毒舌律师可以一直吵个不休。然而古美门今天显然兴致不高,并将自己的不在状态解释为“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噩梦”。

确实是个噩梦,梦里沙特阿拉伯王子私闯民宅还搞得跟主人一样,最可恶的是居然在己方律师面前叫着被告的名字⋯⋯
他后悔接下这个案子了。银行账户上多出来的数字虽然美妙,也抵不上他这几周日日夜夜受到的伤害。

初次开庭十分顺利,森阳提交的质检报告分量不清,LH那边则提供了污染处理证明。考虑到LH的纳税金额,当地有所偏倚也在意料之中,应对起来虽然麻烦但总得来讲森阳略胜一筹。LH内部似乎也有松动,据加贺了解,上层似乎就和解一事产生分歧。一派认为应该硬抗到底,另一派认为应该给钱了事,不过坂本政并不突出,是否能因此成功取得继承权还是另说。
  
羽生晴树本人的表现也让人略有失望,起码在古美门看来如此。他本来期待羽生能稍微起点作用,但羽生这次似乎是打定主意毫无动作。被加贺和黛鼓动时他倒是有理由:“我离远点别帮倒忙也许会比较好。”这是古美门之前挤兑他时说的话,连累古美门又被黛吵闹了几天。
  
古美门其实是对他有所期望的。他认可羽生晴树的实力,否则也不会费心去“教导”他。几年前他以为羽生游学之后会重回律师界,甚至假想过羽生登门复仇或者踢馆的场面,结果却再没有了消息。加贺也打听过,森阳电子上下对他评价都很高,接手公司走上人生巅峰指日可待。一切都说明了羽生晴树会成为一个成功商人,而非优秀律师。

服部做了阿拉伯烤肉来庆祝第一次开庭结束,晚餐时古美门与羽生中间隔了森阳言子,场面还不算太尴尬。酒足饭饱,古美门慢条斯理地拿纸巾擦拭着嘴,眼见羽生转过头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他正想说“感冒了就吃药”,森阳已经递了杯水过去。

古美门突然想起了那个梦,羽生在他的房间里叫了坂本政的名字。那一瞬间他意识到自己和那家伙之间隔得远不止一个人而已,而且自己正被这个认知所困扰。

评论 ( 2 )
热度 ( 33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