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众神说(ooc戏文腔)

从古至今有多少稀奇事情,人世间悲欢离合难以言清。天上的众神亦有喜怒哀乐,为纷繁琐事争吵不息。

且不论那大能者开天辟地,也不谈是谁创造了诸位神灵,只需知晓创世以来规则便已定。

一切开始自那场大能者的宴请,众神被赐予天赋和使命,从那时起便纠缠不清。劳作之神被赐予卓越的口才,他将领导万物劳作代代繁衍下去;睡眠之神被赐予足够的耐心,他将守护漫漫长夜让万物安寝;娱乐之神被赐予爱,他是大能者对生灵的馈赠,为大地带去欢愉。


起初三位神灵和平共处,共享一天二十四时的美好光阴。谁知那劳作之神古美门太过强大,竟独自挑战另外两位神灵并取得了胜利。那一日天边的红霞鲜艳如血,地上的人类开始工作不停,日复一日年年不息。睡眠之神三木忍气吞声,只待哪日东山再起;年纪最长的娱乐之神愤懑不已,转投大能者的怀抱,将他的才能与使命转赠新神、留他去对抗那辩不倒的强敌。


新神羽生满怀爱与悲悯,他形貌昳丽,所及处仙乐盈空花朵覆地。他拜服于劳作之神,却又不忍众生哀嚎哭祈。那日他于水边沉思如何拯救众生,智慧女神见之倾心。“无需挂怀,孩子。我送给你一些智慧,你尽可将这份礼物转赐人类。”


娱乐之神满心欢喜,将智慧女神的礼物化作雨雾恩垂大地———从此有了纸牌麻将,从此有了游戏电影,从此有了电脑手机……娱乐之神的圣光照亮了世间,简便了劳作更填补了劳作的间隙,世人无不心怀感激。劳作之神与睡眠之神瞧着,送上了祝福,对这一切甚是满意。


谁知好景不长,人类沉迷娱乐,忘记了工作亦忘记了休息。劳作之神降下神启,教那人上人愈发精明。补课与加班成为人间的常态,芸芸众生困苦彷徨出卖生命去换得片刻喘息。


为了避免三神再度开战,大能者另擢了一位神灵。假期之神黛神力尚浅,却得以独享人类那每周两天的假期。假期之神向另外三位神灵发去了讯息,白鸽衔着橄榄枝带去了她的口信,她说:“请不要争吵,让我们公平些,周一到周三由劳作之神负责,周四到周五由娱乐之神负责,两位都匀出一些时间给睡眠之神。”哪知那假期之神也更认可娱乐之神,暗自将那两天相许。自此人类一周工作三天,剩下四天都玩闹休息。


劳作之神古美门看穿了假期之神的心计,他不忿地怒吼道:“愚蠢的新神啊,你们不过享受了几天的香火,却敢来将那世间的规律质疑。人类繁衍生息仰仗我的力量,他们发展他们进步他们从猿猴变成如今的模样,都得益于我的神性。”


娱乐之神单膝跪地,他谦卑地俯首:“伟大的劳作之神啊,无人敢忘却您的恩德。只是请不要忘记,人类之所以能工作,是因为他们知道漫长的劳作后会是怎样的欢愉。您难道没听到来自人世的呐喊吗,繁重的工作犹如枷锁,束缚了那些可怜的生灵。”尽管众神都认为娱乐之神羽生与假期之神黛才是爱神的杰作,但羽生心中却一直仰慕古美门。他为劳作之神的神性所倾倒,但他想要解救困苦的大众,想要听见人间的欢声笑语。


睡眠之神在旁大喊:“你们都先停声,让人类先睡一觉。这些人天天叫嚷着困倦,不是加班写作业就是熬夜玩手机。”但他的声音湮没在另外两位神灵的争吵声中,无神留意。


劳作之神古美门愤怒地挥舞着他的权杖,圣光照耀整个天庭:“不谙世事的娱乐之神啊,天国的钟声难道不能让你稍稍清醒一些吗?一些人的娱乐,正是来自另一些人的劳作。手机和电脑从哪里来,你赐予他们灵感,但实体却由人类打造。那些游戏、故事和人类表演的喜剧,难道不是无数人劳作数月乃至数年的结果吗?人类若无法安身立命,那片刻的欢愉后将是无尽的痛苦。收起你天真的念头吧,悠闲的娱乐之神。同样还有你,假期之神,你自以为公平的分配,最后只会导致人类的灭亡。”


劳作之神的光辉凛然不可侵犯,娱乐之神不由自主地被吸引,那一刻他仿佛被爱神与美神同时赐福。于是他上前,蔷薇花随着他的步子蔓延,祝福新人的仙乐响起。他上前,闪耀着幸福的荣光,将无上的欢愉赠予劳作之神。


这之后的结果我们尽已知晓,娱乐之神和假期之神追随劳作之神的脚步,所以假期愈发短而作业愈发多。偶尔娱乐之神也得以“主宰”劳作之神,人类便得片刻的喘息。这段佳话不再多提,亦请各位不要忘记睡眠之神,早睡早起让娱乐之神多些闲暇去幽会劳作之神。


--------------------------------------------------

昨夜一位对我很好的师长去世了,我不知道天上哪位神会有幸见到她,她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愿大能者照顾逝去之人的灵魂,并赐福在世者。

这个脑洞很久以前就在群里放出来了,看神灵们吵架互殴相亲相爱相爱相杀似乎很适合这个圣诞节。《黎明尚远》暂停更新一段时间,我之前对于生死的理解太浅薄了,狗血发酸就不是好狗血了。

谢谢诸位能忍受满篇的奇怪强调看到这里。比心。


评论
热度 ( 12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