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浪里白条老咸鱼

我爱康纳。

他是把鱼放回鱼缸的机器。

他是毫不犹豫射杀异常仿生人解救人质的机器。

他是放走异常仿生人女孩,拒绝向无辜放生人开枪换取信息的机器。

他是执着于任务不惜自毁的机器,他也是会为了同僚放弃任务的机器。

他是拒绝成为异常的机器。

他也是拒绝成为奴隶、不愿单纯服从命令的机器。

他不需要成为人类,他也不需要加入仿生人队伍。他是他自己,他出于自我的意志决定成为他自己。

在人类和仿生人鲜明对立的社会里,所谓的异常仿生人被证明是另一种正常,只有他才是异常。他会被排挤、被双方厌恶,尽管他们一直在争论的就是自由。


评论 ( 3 )
热度 ( 9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