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浪里白条老咸鱼

hhhhhhhhh太可爱了吧

Fake Plastic Trees:

发现了瑰宝,@correctdbh这个推上的段子都太可爱了 

※摸到电脑了把授权和链接补上,原推地址:https://mobile.twitter.com/correctdbh

_


爱丽丝:我能骂脏话吗?

卡拉:当然爱丽丝,我准你骂脏话

爱丽丝:fu

卡拉:继续啊

爱丽丝:我紧张


_


康纳:副队长!过来一下!

汉克:我忙着呢康纳!

康纳:状况很紧急!

[汉克走过去,康纳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递给他。]

汉克:…

汉克:你他妈又来

汉克:[点击“我不是机器人”]

康纳:谢谢你。

汉克:我恨你。


_


康纳:我是仿生人RK800,我的序列号是687-899-150。

马库斯:我是马库斯。

康纳:哦,我们得用化名是吗?那我是康纳。


-


康纳:“困乎乎”听上去比“困倦”更可爱。大家都应该说“困乎乎”而不是“困倦”。

汉克:你这堆屁话让我困乎乎的了,康纳。


_



汉克:现在才4点,你到底为什么要在这么大清早的做巧克力布丁?

康纳:因为我已经个异常仿生人了,我的生活已经脱离我掌控了。


_


康纳:汉克,拳我!(*原文Fist me,污梗,拳那啥交)

汉克:什么鬼?

康纳:[伸出拳头准备碰拳]

汉克:操他妈的上帝啊



_


康纳:你最喜欢哪部电影,副队长?

汉克:终结者。

康纳: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汉克:它能引起我的共鸣。

康纳:怎么引起?

汉克:我在试图摆脱一个机器人。


_


汉克:我告诉你,我挑选搭档的标准是非常高的。

康纳:我喜欢狗。

汉克[惊慌]:操,他符合我的所有标准。


-



汉克:我不管别人怎么说,反正奥利奥的中间那部分是最好的。

康纳:光和影是相辅相成的,两者都不能脱离对方独立存在。

汉克:哟,苏格拉底,这他妈就是块饼干。


_



康纳:[看见有人做了蠢事]

康纳:真是个傻瓜

康纳:[意识到那是汉克]

康纳:哦那是我家的傻瓜



_



康纳:你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汉克:失去我爱的人。

康纳:你回答的太深刻了。我最大的恐惧是失去我最爱的领带,但我现在开始觉得这有点蠢了。


_



汉克:我胖了

康纳:你并不肥胖,副队长,你非常英俊,你应该对此再乐观一些。

汉克:操,我只是说我胖,又没说我丑


_


康纳:你的咖啡,副队长。

汉克:谢了,康纳。[啜一口]

盖文:我那杯咖啡呢塑料块?!

康纳:我很抱歉,但我只能给安德森副队长倒咖啡。

盖文:谁规定的?

康纳:我。

汉克:[继续啜]


_


汉克:我讨厌你们仿生人

康纳:你好副队长

汉克:我讨厌你们大部分仿生人


_


康纳:我只在乎一件事,就是完成我的任务。

汉克:[挥手]

康纳:我只在乎两件事。


_



[汉克醉醺醺地回家。]

康纳:汉克!你都醉成这样了!

汉克:我没醉

康纳:不你醉了

汉克:我他妈没醉!

康纳:你还能认得时间吗?(*原文"Can you tell the time?",双关)

汉克:当然

汉克[转向时钟,伸手指着它]:我告诉你,我他妈没醉


_



康纳:[在汉克洗澡时拉开浴帘]

康纳:副队长,我们——别尖叫了,副队长,是我——我们又有一起异常仿生人的案子了。


_



康纳:拜托汉克

汉克:不行,康纳

康纳:汉克拜托,我会哭的

汉克:操,行,你可以给相扑系蝴蝶结领带


_



康纳:副队长,你想要什么样的咖啡?

汉克:和我的灵魂一样黑一样苦。

康纳[对着侍者]:来一杯牛奶,谢谢。


_


康纳:副队长,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汉克:康纳,我他妈看起来像谷歌吗?

康纳:并不,你没有那么友好,而且人们也很少偏向于使用你。我认为你更像雅虎。

汉克:操


_


汉克[拿着一个瓶子]:这是威士忌还是香水?

康纳:[拿过去一饮而尽]

康纳:是香水。


_



康纳[拿起刀]:我们多的是办法让你这种渣滓开口。

[切开蛋糕]

异常仿生人:我能来一块吗——

康纳:不招供就没蛋糕吃。


_


汉克:别担心,我有许可证。

汉克:[拿出许可证]

康纳:可这上面只写了“我他妈想干嘛干嘛。”



_


汉克:我的仿生人走丢了,我能搞个寻人启事吗?

汉克[对着扩音器]:再见了小混蛋。


评论
热度 ( 4720 )
  1. 小西_希Fake Plastic Trees 转载了此图片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