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我需要点时间原谅我自己

底特律:变小①

题目是胡乱起的,疯狂渴望吃幼康所以想试着写身体变成小孩、可爱却异于常人的名侦探康纳。
⭕和平路线马库斯和并不觉得自己是异常仿生人但是行事很自由的康纳
⭕cp马康,中间主要都是带孩子的情节。另有友情亲情和战友情。
⭕文笔和剧情是不存在的,私设和bug有很多。
他们是完美的,ooc是我的🤣







“孩子,无论是婴幼儿还是青少年,有一个普遍的缺陷就是他们往往意识不到他们是孩子。他们不愿接受自己的逻辑思维和各项技能都没成熟,只是一味用他们的方式挑战他们眼中的权威,这使得他们变得很麻烦。我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在模控生命开发儿童型号仿生人的时候,我建议他们加入了一个程序。所有儿童仿生人都清楚地知道他们是儿童,他们接受自己的浅薄和脆弱,并愿意不断学习……”视频中天才的卡姆斯基还在发表他足以让大部分教育学家气得跳脚的演讲,所幸人类科技尚不支持跨屏幕传输,不然电脑前的汉克.安德森肯定会跳到他面前给他一拳。


“这他……就是他说的那个了不起的技术支持?”底特律警局最优秀的人类警察把手中的杯子放回桌上,力度之大让坐在他旁边的马库斯怀疑这个玻璃制品随时会有碎掉的危险,但他总算还是收住了那句脏话。这位伟大的仿生人革命领袖不动声色地把杯子推回去,向前挪了挪,挡住了他身后RK800型仿生人康纳的视线。后者正坐在旋转椅上默默看着他们,表情平静中带着点疑惑,可能是在为脚够不着地而困扰。


他们正坐在底特律警察局,一周之前副探长汉克.安德森的位子还可以勉强用“整洁”来形容,而如今他的桌面上堆了各类零食、儿童读物和大小不一的玩具,某位好心的同僚还在桌角用胶带固定了一个动物形状的气球。


一切问题都出在该死的一星期前。



一星期之前这位全美最出色的仿生人猎人还在周游美国,像个漫画主角一样四处寻找案件。在仿生人革命胜利之后康纳选择离开了底特律,离开了风暴中心。调查真相在他的任务列表上永远是排第一的,而“阻止异常仿生人”这个任务已经被他自行删除了,在一系列的自检之后他或许觉得维护法律秩序是个不错的选择,在短暂告别后他便迅速动身了。他四处寻找造成破坏的机器,也没放过留着红血的畜生们,警察、FBI甚至CIA都欠了他人情,当然耶利哥承他情最多。他帮他们洗掉了很多人类泼过来的脏水、躲过了数次的暗杀,直接或间接救了无数仿生人的性命。

马库斯一直与他保持着联系,汉克也一样,他们时不时会收到通知,说康纳又在某处受伤然后如何如何被修复了。汉克会吼他几句,马库斯只能提醒他小心,并尽量为他提供帮助。


但是昨天,两条讯息同时送到了底特律警局和耶利哥在革命胜利后新修建的总部。模控生命称康纳遇到了事故,其用词让见惯了大世面的副队长和仿生人领袖在看到之后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里的事,前者骂了串脏话而后者则检测到了软体不稳定。他们几乎同时赶到了模控生命,在那里他们隔着玻璃见到了他们亲爱的朋友,康纳没有缺胳膊少腿、LED灯也在闪着令人安心的蓝光,起码比起汉克想象的“遭遇严重意外”看上去要来得体面。


唯一的问题是,他们眼前这位前谈判专家、现仿生人侦探现在外表看起来就是个八岁的小孩子。



“我们一直在研发儿童型RK800以应对某些特殊犯罪,但这个项目在底特律事件之后被搁置了,现在这台是唯一的。就像你们知道的,之前存放RK800型仿生人的库房在几个月前被恐怖分子袭击了,所有的RK800都被烧了个干净,只有这个儿童型号因此当时留在总部所以在袭击中逃过一劫。”模控生命前部门领导解释得很清楚,马库斯皱着眉听着,尽量忽视掉他言辞间令人不快的因素。“你们的朋友昨天晚上在芝加哥遇到些麻烦,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总之他上传了全部数据,同时向卡姆斯基先生发讯息求援,卡姆斯基先生随后也通知了你们。”


“为什么他要找卡姆斯基?”汉克抹掉玻璃上的雾气,他靠得有点太近了。“现在他又是干什么?”


“我们在为他做一些调整,很快他就可以出来了。”马库斯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捏了捏鼻梁,汉克估计如果他和康纳一样还留着那个蠢兮兮的灯圈的话,那现在他一定在爆闪红灯。“问题是我们同本来的他失去了联系,芝加哥那边也在找他,但他没留下太多线索。”


“毫不意外,是他的风格。”副队长哼了一声,勉强可以视作是对前搭档的认可。“卡姆斯基现在正在51区和总统喝茶,我猜我们是指望不上他了。但是,”他指了指正举起手臂配合另外两个仿生人的康纳。“等待会他应该能自己告诉我们他究竟干了什么蠢事吧?”


“儿童型仿生人的记忆驱块远逊于一般的仿生人,我们不确定他是否能够完全还原你们认识的那个RK800,反正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不过RK800应该能自行处理信息并决定他认为需要优先保存的内容,而且卡姆斯基先生之前表示他会尽快协助你们来……更好地照顾RK800。”已经失业的前高管斟酌了一下措辞,总算使自己免于替卡姆斯基承受汉克的愤怒。“他会没事的。成年机体的资料我们已经交给耶利哥了,剩下的就是重启生产线的事。”


“我们之前就已经在做了。”或许是因为仿生人领袖杰出的个人魅力,这句话听上去很像个保证。汉克敲了敲玻璃:“抓紧把他弄回来,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揍他一顿了。”他顿了一下,接着说:“算他运气好,我不打孩子。”



模控生命所推出的儿童型仿生人在接触到周围环境以后会迅速地生成他们自己的性格,或活泼或文静,总之都是讨人喜欢的。儿童型RK800的设计初衷肯定也是讨人喜欢,他的五官能一眼看出是康纳,但他们大概是微调了某些细节,使他看起来可怜巴巴的,能瞬间唤起人们的保护欲。汉克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主观臆断,不过当康纳迈着步子走过来的时候,他真的只想掏钱给他买个熊仔或者带他去吃汉堡。值得庆幸的是RK同时也兼有调查型仿生人的特点,起码有强大的计算能力和观察能力,还带着康纳的部分记忆。马库斯的人给他带了衣服,男孩已经换上了。灰色的棉质套头衫和牛仔裤看起来足够保暖,上衣那个卡通熊图案看着有点蠢,不过汉克觉得就算是以前的那个康纳也不会对此有什么意见,毕竟他总说机器对什么都无所谓。


他们在模控生命的某间会议室里见面,康纳坐在沙发上,扫视四周以后亮起了黄灯。汉克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不是出厂设定,儿童仿生人是没有那个环的,他转头看向蹲在康纳面前的马库斯:“真的假的,你还给他装了个灯?”


“我以为这是他个人的意愿。”马库斯轻声说道,注意力显然不在他身上。康纳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说话,他大概已经确定他原来认识的那位警探没有完全回到这个暂居的身体里。儿童型仿生人的抗压能力普遍不强,虽然扫描结果显示压力值正常,但他不想上来就读取记忆。“你好康纳,我是马库斯。”他尽量放缓声音,向男孩伸出了手。


康纳也在看他,那双褐色的眸子扫过他的脸,好像他们是初次见面似的。“嗨,马库斯。”他脆生生地应道,毫无怯意,握住了马库斯的手。


男孩的手温暖而湿润,随着皮肤层褪去,他们交换了数据。年长者有所保留,他调高了某些数据的阅读权限,只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悉数相告。


他看到的不多。这个机体本身并没有完成,数据库小得可怜,康纳在选择信息的时候肯定进行了艰难的取舍。马库斯本以为他会尽量保留与案情相关的信息,但男孩给他看的东西让他有些诧异。当交流结束之后他忍住叹气的冲动,在愉悦与惋惜之间打着转,但他总算没忘记对康纳笑一笑。“谢谢。”他说。


“怎么样?”汉克问他,语气中带着明显的紧张。马库斯似乎仍在思考,他给出了一个模糊的回答:“他做出了他的选择。”


“什么?”


“在上传记忆的时候他选择做他自己。”


“谢谢你天才,能用人类的英语再具体解释一下吗?少带点哲学。他现在记得多少,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

“他保留了他的习惯,他还是我们认识的康纳,只是他需要时间来理清过去的记忆,还得花点时候来适应这个身体。目前你可以把他看作一个单纯的八岁儿童,我们得给他找个地方住,副队长。”


“所以他失忆了,还变得更蠢了。”汉克做了出色的总结陈词。“别告诉我你要把他带到你们那里,你打算让他睡你办公桌上吗?我可以把他带回警局,哪儿有专门给小孩过夜的地方。”


“可是我想跟马库斯在一起。”坐在沙发上的当事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他摸了摸鼻子,自进屋以来第一次显出不安来。


“印刻效应。”汉克笃定道。“耶利哥两票,看来你赢了,大个儿。”


“我会帮助他……”被点名的仿生人试着解释,但被中途被汉克打断:“随便你怎么弄,别饿着他别冻着他,抓紧用你们聪明的脑子把成年版……随便你怎么说,总之把他弄回原样。”


说着他翻找口袋掏出来某样东西,塞到了康纳手里。康纳摊开手掌,马库斯认出那是一枚二十五美分的硬币。


“反正你知道我的地址和电话,要是你也搞不定这小子就把他弄到我这儿来。”


“谢谢,汉克。”马库斯说,汉克做了个手势示意他闭嘴:“保持警惕,我也会去查查他到底在芝加哥惹出什么破事来的,在此之前别懈怠。还有看好他,别让他随便吃东西。听到了吗小子,不要逮着什么都往嘴里放!”


康纳眨了眨眼点头说他知道了,汉克可能还想再再说点什么,不过最后他只是盯着康纳然后自暴自弃似的闭上了嘴。


他们一起出门的时候外面已经下起了雪,底特律的冬天可能从来没这么讨厌过。汉克已经坐在驾驶座上的时候马库斯还带着康纳在往停车场走,他们走得很慢,在路过他的车时,康纳冲他挥了挥手。


他按了一下喇叭回应那个时不时回头看他小孩子,在目送他们离开后才启动车子。

评论 ( 27 )
热度 ( 239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