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羽古】黎明尚远.故事开始前(麻油生日快乐!)

麻油生日快乐!!!紧赶慢赶终于在5月2日这天的尾巴抓住了机会,去年说要写的前世梗今年还是没有写好,一眨眼一年时间就过去了,谢谢你一直以来的鼓励和支持嗷,接下来也请多指教!

祝你在人生的新一年里万事如意,原力与你同在!

(你不考虑也来填一下坑吗XD)

这样的生贺感觉有点拿不出手……不过虽然这么说我还是恬不知耻地送了!

---------------------------私设都在前文,以下是正文---------------------------

冬日的午后阳光灿烂却并不温暖,街上一派热闹,羽生晴树从森阳电子总部出来站在路边拨通了森阳言子的电话。他刚刚结束了与祖父的谈话,这是一场成功但不愉快的谈判,这场他挑起的事本该是双赢的结局,但目前看来更有可能是他一人惨败。

森阳不知在忙什么,他举着手机等待着,突然想到一个毫不相干的场景。

夏日的正午头热气蒸腾,疾驰而过的车辆晃了人眼,他站在东京地方裁判所门前等待着旁听一个民事事件的裁决,只为见识一下那位传说中的律师。那时他大二,查看着公告栏犹如诵读咒语般念出了那个名字。

“古美门研介。”他的声音盖过了蝉鸣。              

 



离婚案通常可与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葛划等号,而这次的案子更加复杂。白石研二和佐藤直美本是男才女貌一对璧人,二人是大学同学,交往三年后结婚。谁知直美在结婚一年后便出轨二人共同的朋友斋藤规彦,白石十分痛苦但是基于爱她就要让她自由想法提出了离婚并要求合理分配财产,可佐藤断然拒绝,理由更让人震惊。

她表明是丈夫隐瞒同性恋身份,与斋藤规彦的亲弟弟斋藤周刻暧昧不清,自己实在是太过痛苦,在煎熬中她向斋藤规彦寻求帮助想弄清楚白石与斋藤周刻的关系,然而细查之下发现证据确凿。斋藤规彦对她的遭遇充满同情,又为自己没有管教好弟弟而愧疚,伤心的二人在这个过程中越走越近最后生出了爱情。

初审时原告律师古美门研介据理力争强调女方婚内出轨对原告白石先生的伤害,被告律师三木长一郎则举出了男方的欺瞒给佐藤女士的痛苦,更要命的是在质询环节白石研二否认在婚内与同性有暧昧声称只是正常来往,但他同时也坦然承认发现佐藤直美出轨后他因为伤心和斋藤周刻愈发亲近,并表示二人现在正在交往。

而他所声称的与斋藤周刻的正常来往包括但不限于深夜打跨国电话、一起去逛街为对方挑选衣服和领带、每周起码一起去看一次电影(含爱情片)、多次留宿斋藤周刻只有一张双人床的工作室,总之来讲,非常可疑。佐藤直美同时表示二人每月发生性关系的次数屈指可数,很多时候白石宁可自己解决个人问题也不会找她,她委婉地提了几次孩子的话题也没有得到回应。她能理解丈夫与斋藤因同为设计师而频繁互动,但她不能接受丈夫在凌晨三点的时候爬起来接斋藤的电话只为了讨论“水绿色是感性的还是理性的”这种问题。

三木律师找了多位证人正面或侧面直接或间接地证明了“白石研二平日表现很像同性恋者”和“白石研二跟斋藤周刻很像一对”这两件事,而白石本人纤细瘦弱的外形和行为举止显然也给法官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可以说骗婚一事几乎已被肯定,但是古美门律师拒绝和解。

羽生晴树听的是第三场,至关重要的一局,他的老师给他复述情况时已经开始和他讨论赔偿金额了。白石研二是著名设计师,这种情况下肯定是要支付天价赔偿金的。

“为什么不和解呢?”他这么问老师。“白石先生应该为自己的欺瞒而付出代价,佐藤女士既然也找到了真爱不妨也不要再为难他,二人互相成全不是很好吗?”

“首先那种人不会觉得自己错了,他们只会说是社会的错,说什么如果社会不歧视同性恋我们也不会骗婚之类的,完全没想过自己的举动给正常人带来的伤害。而有的律师只在乎钱和胜诉率,不管事实枉顾真理。羽生,我让你去见识一下他的能力,但你千万要记住不要成为这样的人。”老师如此回复,他无话可说,只有点头。他不敢说他也不属于正常人,好像一说出口他就失去评论的资格了。

古美门律师上场时他体内仍有一部分还被这种恐惧所支配着,木然地抬头去看那位恶名远扬活在传说里的律师,却只看到一个小个子发型怪异的男人,由内而外透出刻薄和精明。

“我要询问证人。”男人开口,自信且坚定。

他传了十三位证人,包括两位同事、电影院售票处员工、卖场销售员、白石和斋藤周刻的初中班主任和高中班主任,同时也有两位当事人。

他通过证人的证词展示了一个不同的故事。白石在学生时期因为温柔的性格和喜欢画画的爱好而被认为是“娘娘腔”惨遭霸凌,同班同学斋藤周刻和横桥光司郎挺身而出,三人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横桥是电影迷爱好收集票根,三人每周日都会一起去看电影,直到横桥高中时因车祸去世,白石和斋藤约定要一直将这个习惯延续下去。在大学期间,白石结识了活泼直爽的佐藤直美,二人陷入了爱河并结婚。可在蜜月时白石发现妻子行房时似乎非常不适,还提过几次曾经的同事有了孩子之后非常忙碌,因此他认为妻子不想要孩子也尽量减少了行房次数。他深爱着妻子,想要设计一款婚戒来纪念二人的结婚纪念日,正巧同为设计师的好友斋藤周刻也想设计一款以银婚父母为灵感的对戒,二人一起废寝忘食的讨论,力求完美连宝石的颜色都要再三定夺。而佐藤的种种失望的表现被他误认为是工作压力过大,他因此想要更加努力的做出好的作品给妻子提供更好的物质生活。在发现妻子与斋藤的大哥、也是从小就认识的朋友斋藤规彦产生了感情之后,他几乎绝望,而斋藤周刻为帮助老友走出困境时时陪伴,二人之间擦出了火花……

众人被这个截然不同的故事所感染,而古美门的个人陈述部分则是高潮。

“我们对‘同性恋’这个词谈之色变,却对出轨恋童癖群P性骚扰无比宽容。直美小姐你多次用激烈的言辞职责白石先生和斋藤先生,却将自己的行为定义为寻找真爱。您是否想过,白石先生的种种行为其实只是因为他天生善良内向不善言辞,这难道不正是您婚前所看重的吗?离婚的理由只不过是厌倦和误解而已,如今您二人都已经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伴侣,是否有必要将这上升为对某一种小众却不妨碍他人的爱好的道德批判?没错,同性恋和SM跨年龄恋爱异装癖等等一样,不过是一种爱好,一种个人选择而已。我们这个民族一向喜欢排挤异类不是吗,只要是与自己不一样的,只要是自己不了解的,尽管他们没有伤害任何人没有危害到社会没有任何过失,但谁叫他们跟我们不一样呢,尽情指责他们就好。”

“我不能说我的委托人白石先生全无过失,他本该察觉到您的感受并和您交流,可他没有。但他一直以一种您没有意识到的方式爱着您,您二位的婚姻破裂只能说是一个性格不合导致的遗憾。在您选择结束这一段感情后他另寻寄托,您无权责备他的选择,更无权要求他一直停留在与您的感情中。因为他是一个人,和您和我和我们所有人一样,他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我的发言结束。”

言毕满庭寂静,佐藤直美泣不成声,而白石研二亦是红了眼眶,二人决定和平分手合理划分财产。刚刚那一场恍若惊梦,梦醒之后斋藤规彦搀扶着佐藤直美、斋藤周刻紧紧牵着白石研二,四人相顾,也不知是该哭是该笑,最后分别平静地道了声“珍重”携着爱人离去。

羽生几乎失控,他冲进洗手间,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岁时那个阴暗的地下酒吧里,变回那个被人质疑性取向忍不住哭泣的少年。

多年来的罪恶感和困惑被男人的一番话冲得七零八落,他蹲下去,回到更往前,回到沙特阿拉伯那个炎热的午后,整个世界只剩下地上蜿蜒的血迹和无能为力的他。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胸腔里长久以来有一块空缺,被那些美好的情感所包围着,在不经意间被戳到时才会陷进去。此时此刻那块空缺却让他发慌,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使这缺失带来的痛楚更明显,他用力捂住,但缓解不了那愈发强烈的痛。

“喂你不要紧吧?犯病了吗?”一个男声突然出现,有谁抚住他的背,他抬头,只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搞什么啊,没事干别蹲在这里哭挡路啊。”男子站起来,他才意识到自己眼中都是泪,止也止不住。“输了案子?不是终审的话可以找我。”男子从口袋里取出名片夹给了他一张名片,他双手接过,泪水折射下纸面闪着奇异的光。

古美门律师事务所。

男人转身去洗手池洗手,正要出门,被他从后面叫住。他躬身,声音因刚刚的哭泣有些滑稽:“刚刚我旁听了您的一个案子,真是太精彩了,非常感谢您的教导。”

古美门研介说了什么便走了,也许什么也没说,他那时只能感受到一股异样的情感逐渐蔓延填满了那缺处,心脏几乎要承受不住这情感要蹦跳出来,整个世界只剩下他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古美门研介。”他轻声道,声音盖过了自己的心跳声。

 




在即将转入语音信箱的时候,森阳言子终于接了起来,向他匆匆致歉。

“没关系,言子。”羽生晴树站在路边,冬日的寒风透过风衣仍然刺骨。“我刚刚跟祖父讨论过了,LH的事情已经敲定下来,你把资料整合好准备开始吧。不,这次我不会亲自上,我这边有更好的律师人选……”他顿了一下。“古美门律师。”

他的声音清晰而坚定,盖过了街上的喧嚣。

一别多年,这个咒语依旧有效。




--------------------不务正业的分割线---------------

古美门确实在转移重点,论证完“对方没有骗婚”之后就直接扬起了平权的大旗,不想却因此收获了迷弟【捂脸】。

羽生的童年阴影是纯私设,文中提到的在阿拉伯时同性恋看护被私刑处决、在英国游学时因为在家酒吧拒绝女性邀请被叫fag都是《黎明尚远》里的情节,这里没有展开讲。开头和结尾是《黎明》篇开始前两个月的时候,按照正文里的时间线几个月后羽生表白成功……嗯祝你好运啊羽生君!

二人的初遇是很早之前就和麻油讨论过的梗,我扒拉了一下目前有的能写成HE短篇的梗似乎就这个能用了,嘿嘿希望明年你过生日的时候我长进到能写长篇的水平。

 


评论 ( 20 )
热度 ( 39 )
  1. 吐槽喵工藤肖邦 转载了此文字
    赞美衣食父母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