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我需要点时间原谅我自己

【羽古】神谱(下)

上篇请看http://2229202.lofter.com/post/3a4eda_1276a74a

最近沉迷吃鸡无法自拔+大学想我死+懒癌发作,啥都没写。昨天晚上交了一篇作业以后好好反省了一下,写得差是一回事,不填坑是另一回事。坑是一定会填的,事情是一定要搞的。谢谢朋友们没有放弃我这条老咸鱼!


4

“在我得到允许离开此处之前,我的能力都将被限制。现在的情况是我指望着你帮我想想纱织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你没有得到纱织的赐福所以根本不可能想明白。不过就算纱织大发慈悲赐福你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差别,因为你是个傻子!”古美门说话的样子让羽生想起了孔雀。那种骄傲的鸟感到不安时会亮出羽毛,而古美门想要震慑对手的时候也会竖起手指。


“所以您是不能给我,还是不想给我?”羽生单刀直入,抓住了关键点。


“都有。”古美门假笑一声,声音陡然尖锐起来:“连我都无法搞清楚的事情,难道你这种半神半鬼来历不明的家伙就能想明白么?你还是去糊弄山里的猴子吧,毕竟你们都是脑容量不超过三百毫升的动物说不定能一起愉快地玩耍。”


羽生不需要任何神明的启示也能发现古美门在生气,而且这显然是迁怒。他想起了忍耐之神矶贝对他的教诲,也没忘记坚韧之神三木曾警告过他古美门性格古怪,可此刻他还是没有克制住自己。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情感兀的在他体内点了把火,他感觉喉头像是被异物堵塞,胸腔则充斥着异样的不适感。他感到难过,不止是因为古美门对他的羞辱,更是因为他发觉自己无能为力。


没有一个神灵敢称自己是全知全能的,但所有的神都在自己的领域得心应手。羽生开始思考自己是否有某种独一无二的能力,能帮助古美门脱困,或者在此刻他能大声说出口替自己辩白说“我也是有才能的”。


可惜没有,一样也没有。他只是在重复,就连对古美门的爱也都是来自于爱神的馈赠。所以他只能低下头,闷声道:“您这样说未免也有些太过分了。”


“过分?”古美门嗤笑道。“你知道你在跟谁讲话吗?每天有无数人到我的神社排着队进贡,只为了听我哼一声。我肯费时间点醒你已经是恩赐了,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先想明白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吧。”他满意地看到羽生眼眶发红,心中却没有太多愉悦。就这样早点从我的面前消失吧,我有智慧、财富和庶人的敬仰,我是个神,我什么都不缺,只缺一份安宁。他这样想着,一个念头咯噔一声蹦了出来:他走了以后或许会太安静了吧。古美门抱臂向后靠去,趁机掐了一把自己。疼痛能使他皱眉的样子更凶狠一点,他瞪着羽生,试图将他吓退似的。


其实就算不用吓,他也会马上夹起尾巴离开吧。谁会想要一直被关在这里,还是和思辨之神一起如果不是有所企图的话这小子肯定早就跑去逍遥了吧。不知道他这幅皮囊要归功于谁,他真应该三叩九拜感谢这份礼物。靠着这张脸(也许还有身体), 这家伙平日里估计没少以爱情之神的名义乱搞事吧。


羽生似乎没有看到他的眼神,更没留意到他丰富的内心戏。他两手交叉攥得很紧,他看着自己泛白的指节,再抬眼时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那我能留下来吗?”


“我就知……”古美门一拍大腿,话还没说完突然觉得不对,一下子站了起来: “等等,什么,你想留下来?等等等等等等,你话说反了吧,语法都忘记了吗?你想说的应该是 ‘I want to get out of the prison’才对吧?”


“连话都没听清的是您吧。”羽生也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古美门,就在古美门想跳起来打他的时候,他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我说的明明是,请允许我留下来和您一起。不,我想一直追随您。对我而言您是否从此处脱身、离开这里又将去往何处,这些都无所谓。我想一直在您身边,直到我的躯体覆灭,直到我的魂灵消散。”


“我确实是个不伦不类的神造物,我的名字不配写进神谱。我不知道我为何而生、也不清楚我何时会死。我的存在没有意义,在遇见您之前没有意义,现在也没有,也许以后也不会有。但在见到您以后我明白了,我并不需要意义。我没有那么喜欢别的东西,但我很喜欢跟您在一起,所以我很想和您在一起。”


“不知所云,不知所云……”古美门摇头,喃喃自语。“都疯了,不是你疯了就是我疯了。”一个有些怪异的想法击中了他,他看到了一点光。他停下来,愣在原地,那念头越来越明朗。啊,是了,就是这个。他觉得有些晕眩,并清晰地感觉到身体中某处在疯狂跳动刺痛了他。


这是人类所谓的心吗?古美门捂住脸坐下,数种复杂的情绪充斥在他身体中,理智之神暂时远离了这位爱徒,并将他的手放入了爱情之神手中。人类用以衡量生命的刻度再度被证明是无用的,因为这一刻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又好像只有一秒那么短。


古美门再度起身,直视着羽生的双眼。这位伟大的神灵倾尽全部的智慧,给出了他能想到的最合适的答案:“我也爱你。”


然后他们都听到了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声清脆的铃响。


5

坚韧之神三木此时浑身都是淤泥。他跟仁慈之神打了个赌,赌的是思辨之神古美门永远也不可能获得爱情之神的垂青,赌注是去这世上最深的海里挖泥、然后再在世上最高的山上为对方造一座神庙。这个赌约如今终于有了结果,仁慈之神果然十分仁慈,只用他造一座神像就好。


神官服部正在阳光下悠闲地漫步。他侍奉的思辨之神前不久又多了两位神官,于是思辨之神给他放了假。他随手掰了些面包屑喂给停在他四周的鸽子,远处是一栋新立的教堂,钟声飘飘悠悠传出很远。


众神依旧三三两两的约着喝酒,讨论着各自的神官,转头又去议论列入神谱的新神。也有的神则整日忙于工作,尤其是诸如代码之神和毛发之神这一辈的新神,他们的信众实在太过疯狂,日日夜夜都在祈祷。


新神羽生也在忙碌着。他被列入神谱的时候确实有些惊讶,毕竟和平之神怎么听都是个宽泛无物的称号。他被赐予调停众神之间矛盾的重任,每日游走于各个神灵的居所,当然其中有一小半的麻烦都是思辨之神惹出来的,所以他基本上每一天都和思辨之神待在一起。


很多神都问过他们为何会在一起,得到了不一样的回应。古美门说是因为他在头脑发热的情况下答应了羽生“想一直追随在身边”的请求,就等于做出了承诺,而神灵不得不遵守诺言。羽生没有揭穿古美门,他只是笑着说这是纱织给他们的启示。


神灵的生活还是一样,只不过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看云数星的日子过起来也有趣了不少。他们每天会互道很多次“纱织”,是早安也是晚安,是临时的告别也是回家时的问候,但更多的时候那意味着我爱你。



评论 ( 11 )
热度 ( 30 )
  1. 今宵之月,绝不西沉工藤肖邦 转载了此文字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