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中元节

中元节时写的贺文如今才放上来,我大概也是闲得很。手机上的LOFTER登录不上被我一怒之下卸了,今天用pad登发现有好多新文新图还发现了熟悉的小伙伴感觉也是蛮神奇的……如果我一直搬以前写的文会不会太寒酸啊……

「狄仁杰」
他从未想过再见之时竟会是这样,二人混迹在集市之中,迎面相对各自被裹挟向前,无处逃匿。
“许久未见了啊,东来。”他率先开口,悄悄掸去肩上的尘土。
“狄仁杰。”对方只是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当做回应,目光扫过他苍白的面容与袖口的血渍,不置一词。
他有些感激,毕竟这幅狼狈相实在是太不像样了。他情愿对方记住自己平时的样子,哪怕那人评价自己“装腔作势”也好。
下一刻他们错过了,在错过之前他们的手碰到了一起,裴东来递给了他一个冰凉的金属物件,他则在裴东来耳畔低语了一句。
他接着向前走,在走到筋疲力竭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之后,他摊开手,冰凉的物件已经被他捂热了,是一枚马缰扣。
长叹一口气,说不出是无奈还是感伤。他闭上了眼,过了很久复又睁开。
“快来人啊,狄大人醒了!”

「尉迟真金」
裴东来的遗物大多都交给尉迟真金了,毕竟师徒一场没有谁比他更有资格保管这些了。板斧,佩刀,暗器,几卷书,纸伞……东西或新或旧,他一件件安置在裴东来原来的房间,定期打扫。他很少留东西,裴东来留在他这儿的东西本就不多,出师之后几年来更是被扔的七七八八,以至于很久之后他突然走进房间发现有东西时总会惊讶。
若说白发人送黑发人似乎也不太妥当,他是红发,裴东来倒是天生白发。可惜他满头红发尚未染上白霜,某人就已去了,终归还是没能等到一同白头的时候。
狄仁杰在事发之后几年趁夜来拜访过,二人小酌几杯尚未开始叙旧对方就走了,临走前把马缰扣给了他。东西不大,他一直随身带着,只当是留个念想。后来重出江湖捉凶缉盗,某次遇到了个狠角色落了下风,对方一剑穿心却不得,他趁机取了对方性命。待一切了结之后他摸了摸心口,花纹都快被磨平了的马缰扣还挂在那里,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张训」
张训奉命收拾裴东来遗物的时候,这个老实人有生以来第一次耍了心眼。他把裴东来惯用的纸伞偷偷藏下了,随意找了一把旧伞替上。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做,只是想着素未谋面的尉迟大人恐怕也不会在意一把纸伞,当然就算在意他也会照做无妨。
很多年以后他也成了个角色,比不得狄仁杰尉迟真金,但也算是小有名气了。百姓称赞他为官清廉断案公正,保一方太平。张训后来一妻两子一女,未娶妾,家庭幸福子孙孝顺,得以安享晚年。至于张大人为何总要带着把纸伞,民间众说纷纭,不可究了。宋人有著《张公案》,曾有提及此事,诸位若有兴不妨找来看看。

【完】

注:以上内容纯属虚构,若有雷同,我们就交个朋友吧。

评论 ( 3 )
热度 ( 18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