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肖邦

爱好写作,奈何是渣。

「Legal High/羽古」黎明尚远⑧

前情提要:古美门夜梦羽生晴树,开庭一切顺利只因作者不会写剧情。

P.S.田中是LH的律师,我自己都快忘了他叫啥了

本章开始撒狗血,并会一直撒到本文结束。打败了期末考大魔王顺利领到成绩,出游计划也顺利完成之后,我再也找不出任何借口为懒癌辩解了……

---------------------------------------------------------

像多数年轻人一样,羽生也会在下班后和朋友聚聚,但酒吧不是他喜欢的去处。

十二年级的时候他曾经在游学时跟同学一起去见识过英国的酒吧,在面对来自陌生女性的邀请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且他的表情显然暴露了他的不适。女孩耸了耸肩走了,而调酒师瞪着他仿佛他刚刚生吞了一个酒瓶感叹道:“You damn fag”(你个死同性恋)。

他撑着吧台,用力瞪回去,泪水抑制不住要溢出来,他不得不跑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羽生,别生气,那只是句口头语。”他的同学们拍着他的肩膀,簇拥着亚裔男孩离开了那间阴暗的地下建筑。

事后想来,他们进了一间连护照都不查的酒吧,调酒师也只是随口一说,这份不痛快应该算是自找的。他的情绪过激被解释为“被人冒犯的过度反应”,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不是冒犯,只是略无礼地指出事实而已。就像指着他大喊“这人有精神病”一样让人难堪,却也提醒他正视自己的内心。

那段少年时的记忆像一根刺一样梗在他心里,被他用姜汁啤酒冲下去,这样他才能对黛和坂本政微笑。坂本政以私人名义约了他和黛出来坐坐,地点是这间新开的酒吧,环境不错,似乎坂本也在里面投了钱。

“原告和被告私下里会面真的好吗?”羽生向坂本政问道,然而并没有苛责的意味在。尚未到酒吧夜场的营业时间,爵士乐充当背景音稍显单调,当然这可能只是羽生的主观感觉。

“只是和老朋友见面而已,当然也想通过你认识一下黛小姐这样出色的女性。”坂本政举杯向黛示意了一下。“当日在庭上,黛小姐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容我冒昧一问,您有男友了吗?”

黛笑了笑,很得体地回复道:“承蒙您的夸奖,我还差得远呢,目前仍是单身。”

“阿政……”羽生呼吸有些粗重,坂本似乎将这视为情绪不快的体现,扮了个鬼脸。“还是这么正经啊晴树,我也很好奇你的感情生活啊,毕竟你我大学毕业以后就没再好好聊过私人问题了吧。你找到你的安涅塔了吗?”

“两位认识很久了吗?”黛及时岔开了话题,解救了一口姜汁啤酒含在嘴里不知该说什么的羽生。他找到了,当然找到了,然后同普希金一样被拒绝了,只是他恬不知耻还跑回日本来找那个人。

“是啊,我跟这家伙从小学起就认识了,大学毕业以前一直都很要好。”坂本从容地回答。这点羽生一直很佩服他,当初坂本向他告白的时候他用自己能想到的最委婉的方式拒绝了,坂本眨着眼问他“可以当没发生过这件事一样继续做朋友吗”,此后就真的略过这事不谈。他觉得自己做不到,他连告白这件事都做不到。

“希望我们俩打完官司以后还是朋友啊……田中先生私下里建议我们早点赔钱私了,说什么’我有一半的头发都是因为古美门愁掉的,再拖下去恐怕另一半头发也不保’。”坂本模仿田中律师模仿得有些蹩脚,也许这话根本就是他瞎编的。

羽生咳嗽了几声,道了声抱歉,说:“如果是要私下和解的话我会找个白天把古美门先生叫出来的,用酒精麻痹对手企图诱骗对方签下不利合同是不道德的,阿政。”

“别这样说啊,晴树,很伤人的。我也想早点把这件事了结,可是你知道的,董事会有的人不这么想。人啊有时候就是想拖着,能拖多久都好,好像拖得越久麻烦就越小一样。”

“那坂本先生您是怎么想的呢?”黛问道,带着少女般的好奇。羽生看着她没来由地想到几年前把底牌透给对手的自己,黛也许也犯过这样的错误,但现在她已经是个成熟的老手了。相比较蛇蝎这类惯用于形容女性的比喻,羽生觉得黛更像是鸟,回了巢会把头缩在翅膀下面十分可爱,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衔着古美门从麻烦中脱身。他更像是树下等着的狐狸,暗自希望鸟能松口,把古美门落下来给他。他深陷于自己的思绪之中,自己也觉得可笑,只是某种从胸腔上升直蔓延到头部的不适感给了他放纵自己的借口。

“我?让您见笑了,我只想尽快从麻烦事中抽身然后和我的老朋友喝一杯。LH这艘船太大了,我勉强算是个三副吧,暗自祈求不要有火灾发生就好,具体的决策还是要看船长和大副啊。喂,晴树,你在听吗?”坂本政似乎是留意到了坐在对面的羽生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打趣道:“这次可别把错推到啤酒身上啊,你喝的明明是姜汁啤酒。”

“羽生君,你还好吗?”黛离他更近一些,借着酒吧昏暗的灯光打量着他。“你脸色好像不太好。”她挺直了身子,手伸进包里不知道是要拿什么。

我很好。羽生想这么说,然而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黛递过一块手帕,他来不及多想便接了过来,弓着背试图让自己好受些。铁锈味越来越浓,他有些烦躁,体内的脏器仿佛在烧灼一般与室内的冷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晴树?”坂本探身过来,声音带了些担忧。“他不太对劲。”这话是对黛说的。


羽生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顶着身边两人担心的视线,毫无信服力地说了一句:“我没事”,然后眼前一黑向前倒去。

那块属于黛的手帕上带着还湿润的红色,一派不祥。




-------------------------------

一些没什么用的注解:

姜汁啤酒是一种不含酒精的饮料,超级好喝啊!感冒的时候还可以欺骗自己那是姜汤的替代物。

安涅塔是安娜·奥列尼娜的乳名,普希金当年追求过的女性。普希金貌似是被准岳父嫌弃了,之后就离开了彼得堡,没能成就一段佳话,留下了很多要背诵全文的诗。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工藤肖邦 | Powered by LOFTER